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偌大的会议厅里,刚才还议论纷纷的人,立时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不由自主的抬起头,追随着严承池的身影。

    招标案的事情,虽然是低调进行,严承池从头到尾都没有主动邀功,可是他在招标案上的表现,却被底下的人传出去了。

    尤其是那最后一份,出自他手的完美招标方案,让一众商场上的老家伙,都叹为观止。

    全都认可了他商业天才的称号。

    看见他出现,纷纷将路都让了出来,挺直了身体,等着他走进来。

    椭圆形的会议桌上,只有杨木雅一个人,还坐着。

    察觉到会议厅里的气氛,随着严承池一个人的出现,就有这么大的变化,她神色微微一动,旋即,也跟着众人一起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却不是看向严承池,而是看向站在她身后的夏长悦。

    压低了声音,“丫头,你口水流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夏长悦一怔,反应过来,连忙伸手去擦嘴角,才发现被杨木雅骗了。

    立时囧红了脸。

    再抬头看向门口,眼神依旧透着掩饰不住的眷恋。

    “董事长好。”会议厅里,呆滞了将近半分钟,才有人想起严盛,开口问候。

    随着第一个人开口,下一秒,大家才都像是从严承池出现的震慑中回过神,将目光投向脸色难看的严盛身上,开口问候。

    “董事长好——”

    “承池,扶我过去。”严盛眸光微闪,神色却没有怒意,只是拍了拍严承池的手臂,示意严承池扶他过去。

    一朝天子一朝臣的道理,他懂。

    他是财团的董事长时,自然不会有人忽视他。

    可如今,这场股东大会,即将讨论的就是新董事长人选,他已经不是那个最紧要的人。

    倒是严承池……

    “我昨天刚收到消息,有不少股东,因为你招标案出色表现,已经不是那么明确的表示要支持严宏了,招标案的事情,你做的很好。”

    “大伯,这些事情有我,你注意身体。”严承池妖魅的脸庞,神色微动,看向病中还在替他担心的严盛。

    “只要你能顺利的当上这个董事长,大伯才能安心的去休息。”严盛说着,精锐的目光,扫向严宏的方向。

    一个严家的旁系,也敢觊觎董事长的位置。

    真要让严宏得手,财团的奖将来,还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。

    他绝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!

    “恭喜董事长,能找到池少这么优秀的继承人,招标案的事情,在整个商界都已经传遍了,现在谁不知道,池少的名号。”

    “不止招标案,池少今年经手的项目,个个都出色完成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呀,现在集团底下的员工,谁不在夸奖池少的能力,说他是天才……”

    会议还没有宣布正式开始,就有不少人,因为招标案的事情,对严承池赞不绝口。

    “底下的人到底是夸赞他天才,还是骂他色令智昏,恐怕还言之尚早吧?”严宏冷哼了一声,刻薄的声音,响彻整个会议厅,愣是将其他人的声音都压了下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