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我跟杨总……”夏长悦身体一僵,错愕的抬起头,看向杨木雅。

    杨木雅表面平静,可看向夏长悦的双眼,眼底却掠过一丝讶异。

    很快,就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“让陈总见笑了,长悦是晚辈,以后有什么事,还希望你能多多照顾。”杨木雅没有回答对方的问题,而是谦逊的转移了话题。

    对方一听见她这么客气,忙不迭的开口,“杨总说笑了,有你在,夏小姐能有什么事,日后生意上有碰见的时候,我一定会替你照看她几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有劳陈总了。”杨木雅将眼前的人打发了,就带着夏长悦走到会议厅的场边,看着陆陆续续抵达会议厅的股东,却没有在上前寒暄。

    似乎是因为刚才那个人的话,让她想到了什么,神色也变得黯淡。

    夏长悦静静的站在她身边,看着她不对劲的神色,猜到杨木雅也许会想起自己的亲生女儿了。

    可杨木雅不知道她懂这些,她也不好开口安慰她。

    “我一直以为,你只是倔脾气有点像我,没想到长得也有几分像我,这算不算缘分?”杨木雅缓缓的转过身,看向夏长悦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夏长悦怔了怔,看着神色已经恢复平静的杨木雅,暗暗在心里赞叹她强大的抗压能力。

    “只可惜,你终究不是……”杨木雅像是在自言自语,又兀自补上了一句。

    夏长悦父母双全,年龄也不对。

    根本不可能是她要找的人……

    杨木雅眸光暗了暗,就听见身后传来一阵喧闹声,像是什么重要的人物出现了。

    一回过头,就看见被人簇拥着,朝着会议厅里走进来的严宏。

    看见杨木雅真的出席了股东大会,身边还跟着夏长悦,他阴鸷的眸,闪烁着冷光。

    很快,就朝着她们的方向走过来,跟杨木雅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听说杨总前段时间身体不好,既然身体不舒服,就该好好养病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劳严理事费心了,不过是小感冒而已,要投票推举董事长这种事情,杨家总不好缺席,只不过,杨家向来跟谁都不亲近,只能看等一下,谁能拿出对集团未来发展最好的规划,来打动我了。”

    杨木雅跟严宏握了握手,就松开了。

    带着夏长悦,就准备入座。

    “杨木雅也太傲慢了,根本没有将你放在眼里……”严宏身边的人刚要说什么,就被严宏瞪了一眼。

    “你懂什么?杨木雅对谁向来都这样,当年堂哥跟她青梅竹马,也没有从她的手里讨到好,她要是突然对我巧言令色,我才真的要怀疑她是不是已经被严承池收买了。”

    严宏眸光深了深,眼神落到杨木雅身后的夏长悦身上。

    很好,都来了。

    来了好呀,他就怕夏长悦不来!

    “让你们准备的事情,都准备好了吗?”严宏蓦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您放心,都准备好了,随时就可以带过来。”

    严宏正要说什么,就听见会议厅里,传出一道惊呼声。

    “池少来了!”

    他猛地回过头,就看见严承池伟岸的身影,正扶着严盛,踱步朝着会议厅里走了进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