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一出电梯,杨木雅的提醒,立时响在耳边。

    见夏长悦点头,才跟着她一起,朝着会议厅的方向走过去。

    偌大的会议厅,一早就已经有工作人员在里面等候,接待今天出席股东大会的股东们。

    杨木雅虽然不管事很多年了,可她早年的名号,商场听过的人不少,一看见她居然出席了这次的股东大会,都纷纷上前跟她打招呼。

    夏长悦跟在她身边,看着她淡漠却游刃有余的应付着跟她寒暄的人,才真正明白,为什么严承池会说杨木雅不简单。

    杨家看似什么都不管,可不论谁上前跟杨木雅打招呼,杨木雅都能准确的认出对方的身份,挑着对方关心的问题,简单的回应一两句。

    既不亲近,也不会显得不近人情。

    这样看似简单的对话,却完全将杨木雅运筹帷幄的能力展现出来。

    她只是一个女流,却是个往那里一站,谁都不敢轻视的女流。

    夏长悦站在后面,看着她清冷的背影,脑子里,突然就忍不住想象起,倘若当年杨木雅没有被自己喜欢的人伤到,退居到幕后,凭她的能力,现在的商界,恐怕她的名号已经无人不知了吧?

    “我在教你怎么应付这些吃人不吐骨头的股东,你不好好学着,居然还敢走神?”杨木雅突然回头,看向身后的夏长悦,挑起眉。

    “教、教我?”夏长悦指了指自己的鼻子。

    她不经商,甚至对经商半点天分都没有,杨木雅怎么会想要教她这个?

    “就算你对这个不感兴趣,可你要严承池在一起,今后跟这些人打交道的机会就不会少,想要帮他,你就得学。”

    杨木雅语气里,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可是我不会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有人天生会这些,不过有我教你,以你的聪颖,应该能一学就会。”杨木雅像是看出她的茫然,顿了顿,又开口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紧张,也不用学的多好,只需要懂一些,在关键的时候,不给他出差错,就是帮忙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杨木雅这到底是在夸她,还是在嫌弃她?

    她不出错,就是严承池帮忙了……好囧!

    可杨木雅都这么说了,她肯定就不能退缩。

    学就学,她这么聪明,一定能学会。

    打定主意,夏长悦在看着杨木雅跟人寒暄的时候,开始变得专注。

    娇小的身子,就站在杨木雅的身边,像是她的小跟班。

    “杨总身边这位小姐,怎么从来没有见过,不知道是哪位?”正跟杨木雅聊天的人,突然注意到她身边的夏长悦,蓦地问道。

    没想到会有人注意到自己的夏长悦,心里咯噔一下。

    想起杨木雅的提醒,连忙抬头挺胸,平静的面对别人的打量,朝着那个人伸出手,“你好,我是夏长悦。”

    “你好。”那人跟夏长悦握了握手,听见她的名字,微微怔了怔。

    “我还以为夏小姐也是杨家人,你跟杨总站在一起,看起来,还真有那么几分相似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