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杨木雅眸光闪了闪,蓦地开口。

    闻言,夏长悦嘴角的笑意,微微顿住了。

    “杨家本来不用蹚这趟浑水的,如果不是我非要你出席,你也不用冒险,算起来是我强人所难在前,你想要给杨家留一条退路,我明白。”

    夏长悦眸光里透着一抹坦然,笑着道。

    “更何况,如果严承池输了,严宏也绝对不会放过我,当不当杨家的挡箭牌,其实根本没有太大的区别,能帮到你,还让我觉得自己的价值大了很多。”

    杨木雅纵横商场这么多年,她不是目光短浅的人。

    自然,她也知道,什么叫事无绝对。

    目前的局势看起来,非常的混乱,谁也不知道,严氏财团的董事长一职,最后会落到谁的手里。

    可有一点,夏长悦心里是清楚的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她,杨木雅绝对不会带着杨家牵涉进这次的股东大会。

    只要杨木雅一直置身事外,将来不管谁掌权了,对杨家而言,都不会有影响。

    杨家依旧是外姓人当中,地位最尊崇的世家。

    可为了报她的救命之恩,杨木雅牵扯进来了,这就相当于参与了夺位之争。

    哪怕杨木雅一直摆明态度,她只会支持能带着严氏集团有长远发展的人,可真正相信的人,不会有几个。

    万一她最后支持的那个人输了,难保不会连累到杨家。

    所以将夏长悦带上,也是在从侧面告诉其他人,杨家会出席,有不得已的理由……

    “真不知道你这丫头是太善良,还是太蠢,明知道我让你陪我出席股东是不怀好意,你还答应了!”杨木雅见夏长悦真的知道自己的用意,还陪她出席股东大会,语气沉下来。

    “就像我最开始跟你说的那样,我不会强求杨家支持严承池,我相信他的能力,足以让任何人相信,他才是最适合领导严氏集团的人,自然,我也不想因为这件事,给杨家带来麻烦。”

    夏长悦看着不断往上跳的电梯数字,复杂的心情,反而一点点的平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说开了也好,至少,她还能坦诚的面对杨木雅。

    杨木雅也不必觉得算计了她。

    “严承池知道吗?”杨木雅蓦地问道,眼神透着精锐。

    看见夏长悦点头,子瞳一紧。

    “他居然没有拦你?”杨木雅有些吃惊的看向夏长悦。

    “他知道我在想什么,或许,跟我想的也一样。”夏长悦想起严承池,晶莹的大眼睛里,闪烁着耀目的光芒。

    看着夏长悦脸上无条件信任的神色,杨木雅的心里微微一动。

    仿佛在她身上,看见了年轻时候的自己……

    也是那么无所畏惧、那么坚持的相信自己的爱情……最后却只是证明了,一切都是她痴心妄想。

    “希望你的结局,会跟我不一样。”杨木雅翕动了一下唇瓣,声音轻的像是在说给自己听。

    “叮!”电梯到了。

    “既然是跟我来的,你今天就代表了杨家人,不管任何人的质疑,都不许退缩,抬头挺胸,去面对任何的打量和问候,你受得起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