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站在路边,看着严承池调转方向,将车子开进了停车场。

    夏长悦没有等他一起进去,而是率先往里走。

    走到大堂的贵宾等候区,就坐了下来,拿出手机,给杨木雅发了一条信息,就静静的坐在那里等。

    “夏秘书,这里可不是你能坐的地方,你是不是不认识字?”身后,蓦地传来一道讥讽的声音。

    夏长悦怔了怔,将手机收好,抬头朝着自己的身后看过去。

    只见几个年轻的女接待员,正朝着她走过来。

    看见她坐在贵宾区,就像逮到什么机会,毫不留情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你懂什么,人家这是以为自己高攀上了池少,就能飞上枝头当凤凰了,区区的贵宾区算什么?没准她还指望着自己能当严氏集团的少奶奶呢!”

    “我呸!就她那狐媚的样子,充其量也就是个狐狸精,当小三的命,凭她也能成为少奶奶?”

    “先让她得意几天吧,到时候被池少甩了,她才知道,别说凤凰,她连落毛的山鸡都不如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嘲讽的话,格外的刺耳。

    看着那几个人当着她的面,就肆无忌惮的挤兑她,夏长悦眸光冷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缓缓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……

    “算你识相,这里是贵宾区,凭你的身边,也就只够当个清洁的,居然不自量力的想要坐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今天来参加股东大会的,可都是严氏集团的大股东,这个贵宾区是给他们准备,你算什么东西,也敢坐在这里?”

    几个人像是唱着双簧,你一言我一语的讥讽着夏长悦。

    谁知道,她们以为会落荒而逃的夏长悦,突然提步走到她们的面前,用手机拍下了她们胸前的工牌号。

    “上班时间,聚众说废话,属于怠工行为,你们既然是接待员,现在就应该站到门口去迎宾,可我粗略算了一下,你们从刚才出现到现在,足足过去了十分钟。”

    夏长悦顿了顿,冷冷的笑了。

    “而这期间,我看见了不少重要的宾客,进出集团都没有人招待,你们说,我如果将这件事告诉池少,他会放过你们吗?”

    不是说她是狐狸精吗?她就公报私仇一次,给她们看看,什么才叫真正的狐狸精!

    刚才还得意的几个人,脸色齐刷刷的变了!

    “夏长悦,你不要给脸不要脸!就算我们怠工,那也是因为你私自坐到了贵宾区!”

    “对!我们是为了维护贵宾区的秩序,才会站在这里没有走,要说错,也是你先错!”

    几个人相互维护着开口,吃准了夏长悦只是恐吓她们,不敢真的告诉严承池。

    “谁告诉你们,我坐错地方了?”夏长悦慢条斯理的开口,眉心微拧。

    “呵,凭你的身份,你以为你够资格坐在这里吗?”几个人对视了一眼,嗤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如果是凭我呢?”一道从容的声音,不紧不慢的从前方传来。

    杨木雅优雅大气的身影,在几个保镖的护送下,朝着贵宾区走过来,冷冷的睨了一眼眼前的几个人,“是我让她坐在这里等我,你们说她够不够资格?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