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夏长悦的目光,移到他的皮带上。

    镶钻的皮带,在夜色下,也闪烁着璀璨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严承池,你的皮带上有星星!”夏长悦说着,注意力就被他皮带上的钻石给吸引走了,抠了半天,想要将皮带上镶嵌的钻石给抠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喜欢,我明天给买,要多少都可以,现在先做正事!”严承池看着跟钻石杠上的夏长悦,心底无比懊恼自己今天为什么要用一条镶钻的皮带。

    她要是干半路喊停,他会直接掐死她!

    “……”正事?什么是正事?

    夏长悦绯红的小脸上,闪过一丝迷茫,旋即,歪着小脑袋想了想。

    才想起来,脱他裤子!

    对,就是脱裤子……

    夏长悦回过神,小手就开始去解他的皮带。

    看见她终于回到正轨上,严承池的脸色稍霁。

    满怀期待的等着她进行下一步,等了半天,没有等到夏长悦解开他的皮带,却见她的小脑袋在他面前一点点,就快睡着的样子……

    “夏长悦,你要是敢现在睡觉,我保证把你丢进海里!”严承池神经一凛,立时沉下声威胁。

    伴随着他的话音落下,刚才只是昏昏欲睡的夏长悦,径直的睡倒在他的怀里。

    “夏长悦,给我醒醒……”严承池将她抱起来,看着明显喝多,已经睡沉的夏长悦,气得差点咬碎一口银牙!

    他这算什么?

    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?!

    -

    夏长悦这一觉,睡得很不安稳。

    脑海里,出现了很多的画面。

    四年前跟严承池分开的场景……

    四年后他突然从她眼前消失不见……

    最后,还觉得胸口好像被什么东西压着,难受的喘不过气。

    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,看见在眼前放到的俊脸,脑子有一瞬间反应不过来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

    严承池也没有打算给她反应的时间,见她睁开眼睛,低头就堵住了她的唇。

    该死的,他冲了一晚上的冷水澡睡不着,她倒是在他身边睡得很香。

    终于等到她醒了,看他怎么收拾她!

    “股东、股东大会……”夏长悦好不容易找到喘息的空间,连忙开口提醒道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下,脖子上就被他咬了一口。

    疼得倒吸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“等股东大会结束,我再好好收拾你!”严承池扫了一眼时间,不甘心的咬牙,转身就进了浴室,冲冷水澡!

    等他们离开别墅的时候,已经是上午八点。

    关门的那一瞬间,夏长悦忍不住抬起头,打量起眼前的别墅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里是严承池过去四年里,最经常停留的地方,她的胸口涌动着一种说不出的感觉。

    一路上,两个人都格外的沉默。

    车子抵达银河大厦,夏长悦刚准备伸手推开车门,严承池蓦地转过身,伸手将她抱进怀里。

    在她发际落下一吻,低喃,“有我在,什么都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嗯,等股东大会结束,我们再去一次海边的别墅吧?带上瀚瀚和茉茉。”夏长悦笑眯眯的扬起头,眼底,没有一丝担忧。

    见他点头,才推开车门,走了下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