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可他只摸到了冰冷的手机屏幕,眼神暗了暗,手心一紧。

    “粑粑!”一看见严承池,电话那头的小公主就激动了,更着急的想要去抢手机。

    正担心自己抢不到手机的时候,瀚瀚突然很主动的将手机塞进了她的小手里,然后靠到沙发上玩拼图了。

    精致的小俊脸上,全是对严承池的漠视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,你敢嫌弃我?”严承池脸一沉,狠狠的瞪了一眼沙发上那抹软糯糯的小身子。

    “小公主不嫌弃粑粑,小公主最爱粑粑了!”茉茉见严承池铁青着脸,撅着小嘴就对着他做飞吻,卖乖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有女万事足的严承池,瞬间就将自己的儿子给遗忘了。

    不知道聊了多久,一家四口才依依不舍的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看着夏长悦失落的神情,严承池将手机丢到桌子上,伸手就将她卷进了怀里,将她用力的按在自己的怀里。

    “不会太久了,我很快就会接他们过来,我们一家四口,不会再分开!”

    “可这一切的前提,都是股东大会赢了,对吗?”夏长悦眸光闪了闪,抬起头看他。

    突然有些明白,严承池今天带她来这里,又给两个小家伙打电话的目的了。

    明天就是股东大会,该做的准备,都已经做了。

    如果赢了,那么一切的问题都会迎刃而解,可如果输了……

    以严宏的手段,掌握了财团的生杀大权之后,第一个要对付的人,肯定是严承池。

    到时候,他们一家四口,想要过上安稳的日子,恐怕就没有那么容易了。

    “怕吗?”严承池揉着她的小脑袋,轻声的问。

    “只要能陪在你身边,我就不怕。”夏长悦娇小的身子往他怀里蹭了蹭,伸手就搂住了他的脖子。

    想起什么,蓦地开口。

    “杨木雅今天给我打电话了,说是让我明天陪着她出席股东大会,我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,所以没有马上答应。”

    夏长悦说完,有些疑惑的从严承池怀里坐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说杨木雅是怎么了?突然让我陪她出席股东大会,那种场合,她带着我出席,就不怕别人误会吗?”

    “不想陪她出席就拒绝,反正以你现在的工作职责,明天可以光明正大的进出会议厅。”严承池伸手捏了捏她的脸颊,淡淡的启唇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有些奇怪,你说杨木雅她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杨木雅没有丈夫,唯一的女儿,也下落不明,杨家等于没有了继承人。

    杨木雅这个时候带她出席股东大会,感觉上,就像是带着自己的继承人出席一样。

    可她跟杨木雅,根本什么关系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你想要陪她出席?”严承池眸光闪了闪,垂眸看向他怀里的人儿。

    他了解她,如果她不想陪杨木雅出席,这件事,就不会特意拿来问他。

    她只是想要确定,如果她陪着杨木雅,会不会影响到他的计划。

    “照你的想法去做,不用顾虑我。”严承池宠溺的揉了揉她的小脑袋,薄唇微启。

    见她一瞬间变得明媚的小脸,就知道他猜对了她的想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