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夏长悦神经一凛,连忙跑到他身边,主动的挽上他的手臂。

    娇小的身子,恨不得整个都贴到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就是严承池推开她,她也一定会死皮赖脸的巴着他不放。

    “夏长悦,说你有多爱我。”严承池像是看出她在害怕,蓦地开口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夏长悦一怔,错愕的抬头看他,不知道他唱的是哪一出。

    下一秒,就听见他不要脸的开口,“现在这种时候,你得想办法讨好我,否则我可不会收留你在我的别墅里过夜,那你今天晚上就只能睡外面的沙滩了,万一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……”

    夏长悦:“……”!!!

    不等他的话说完,本来就怕黑的夏长悦,立时手脚并用的拼命往他身上爬。

    就怕严承池真的会将她一个人丢在沙滩上。

    一直到进了别墅,开了灯,夏长悦还是没有从刚才被恐吓过的恐惧里出来,一直挂在严承池的身上不肯下来。

    “这里好像很久没有人住了,你怎么会想到带我来这里?还有,我快饿晕了,这里什么吃的都没有,我们晚上吃什么?”

    夏长悦回过神,终于想到了关键的问题。

    夜里来海边,对她这种怕黑的人,玩得简直就是心跳!

    “不是想要知道,我这四年来,是怎么过的吗?”严承池将她放到沙发,淡漠的启唇。

    深邃的黑眸,氤氲起一层迷雾。

    “那个、章秘书是不是跟你说什么了?”夏长悦囧囧的伸手摸鼻子。

    这个章秘书,也太不靠谱了!

    她就那么随口的问了她一句,她居然扭头就去跟严承池汇报,人和人之间最基本的信任呢?

    “这里是我的私人别墅,也是我四年来,待的最多的地方。”严承池又一次跳过了她的问题,避重就轻的回答。

    对夏长悦来说,他的事情,就是最重要的事情。

    一听见这里是他的私人别墅,立时打起了精神,眼底充满的好奇。

    哪里还顾得上追问严承池是哪里收到的情报。

    小脑袋刚转悠了一圈,正准备在别墅里逛一圈,找找他之前住在这里时留下的痕迹,人就被他拎进了厨房。

    看见里面早就准备好的食材,夏长悦瞬间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她还以为自己今天故意要饿一晚上了,再担心会不会饿到鼓起勇气下海捞鱼,就看见一堆海鲜摆在自己的面前,惊喜的转过身,抱着严承池就往他英俊的脸庞上亲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严承池,我好爱你!”

    “你的表现还可以再激动一点。”严承池不满意的挑眉。

    “比如?”夏长悦怔了怔,虚心请教。

    “你应该亲我的嘴,不是光亲脸,那是幼儿园小朋友才需要的鼓励,你儿子都嫌幼稚了。”严承池话落,大手扣住了她的后脑勺,主动的堵住了她的嘴。

    夏长悦娇小的身子,被他锁在怀里,察觉到他身上变化的气息,急得大叫,“严承池,你先让我吃饭!”

    严承池身体一僵,旋即,真的松开她,勾唇,“你先吃,吃饱了换我吃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