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灵儿……不要问。”易海音的脸上,闪现出明显的抗拒,看着颜灵的眼神里,流露出一种掩饰不住的悲伤。

    就像隐藏在心底的伤痛,突然被人提起。

    他甚至伸手捂住了颜灵的眼睛,不想让她看见他现在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就算我们以后想要在一起一辈子,你也会一直隐瞒我下去吗?”颜灵感受到他指尖下的颤抖,有些失望的问道。

    她不是想要探究他的,只是她有一种莫名的直觉,他的病不是治不好,只是他一直没有敞开心扉,去面对自己的心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易海音身体一震,从她的嘴里听见一辈子,让他眼底绽放出无法言喻的光芒,璀璨夺目。

    易海音伸手将她按进怀里,紧紧的抱着她,低头吻着她的发顶。

    “跟灵儿……可以说。”易海音的声音很清浅,甚至有些冷漠,冷漠得不像他自己,只是在平铺直叙一个故事。

    可颜灵却从他的口中,听见了一场令人不敢置信的豪门悲剧。

    她甚至无法想象,这个世界上,会有这么残忍的亲人……

    “易海音,都过去了,你现在很好,你的语言障碍不是报应,医生说了,是胎中受惊,现在已经没事了,你不要再将过去的事情,强加在自己的身上。”

    颜灵心疼的不让他继续再说下去,只是伸手抱住他,想要给他温暖和依靠。

    “可以忘吗?”易海音清冷的眸,覆盖着一层茫然,不确定的看向颜灵,像是在寻求认可。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!本来就不关你的事,这么多年,你受的折磨已经够多了,那件事早该放下了,否则你让你父母怎么办?你现在这样,不是你的报应,是对他们的,可那根本不是你们的错!”

    颜灵从花田里爬起来,主动的靠进易海音的怀里,双手捧住他的脸,盯着他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易海音,你看着我,就当是为了我,忘记语言障碍,你可以做到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易海音子瞳一紧,看着纯净的双眼,手心无声的握紧。

    “你难道就没有什么特别想要跟我说的话吗?”颜灵佯装生气的撅起嘴。

    “有。”易海音很干脆的应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快说!”颜灵高兴的鼓励他道。

    “灵儿,我想要你,你现在愿意给我吗?”易海音盯着她,无比郑重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最想跟我说的,就是这个?”颜灵现在是真的生气了!

    可气恼的之后,又被耿直的易海音的给噎得发不出火。

    是她逼他说的,要是她这个时候生气了,显得自己多没有肚量。

    可不生气……他刚才说的话也太让人害羞了,她要是一点愤怒都没有,会不会当成她同意了?

    这里光天化日的,他脑子里,居然只想着那种羞羞的事情!

    “易海音,我真是看错你了!”

    他平时的清冷孤傲,跟全世界隔离的姿态到底是怎么装出来的,她居然就信了,完全是看走眼呀!

    他根本就是一头色中饿狼!

    “灵儿,你让我说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