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办公室里,全是大家对严承池的夸奖,就差没把他说成神祗了。

    夏长悦会心一笑。

    他们这次是因祸得福,严宏想用招标案来陷害严承池,却让严承池抓住了机会,替自己树立威信。

    招标案上,严承池的才华和他缜密的心思,一定会被大家传颂。

    到时候,只会有越来越多的人,支持他担任董事长。

    “不过这次的事情,我心里一直有些不舒服,总觉得哪里怪怪的……”有人蓦地开口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内j的事吧?”立时有人附和。

    “不是说,内j已经确定是方小影,而且方小影都已经被开除出公司了,还有什么不对吗?”有人问道。

    “难道你们就不觉得奇怪吗?池少从来都不是不讲证据做事武断的人,夏长悦的嫌疑这么大,他居然查都不查,就说方小影是内j,把方小影开除了。”

    最开始提出异议的同事,微微顿了顿,又继续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想想,如果内j真的是方小影,以咱们池少的脾气,能这么轻易的放过她,只是将她开除吗?这属于盗窃集团机密文件,是可以法办的!”

    “对呀……”几个同事都忍不住唏嘘。

    “对什么对,你们以为定罪这么容易?没准方小影手段高明,池少也查不到证据,又不想留个祸害在身边,所以就开除了呢?”

    有人立时提出异议。

    “那为什么不查夏长悦?方小影走的时候说了,夏长悦潜入总裁办公室可是有监控视频的,可池少连问都没有问,就把方小影开除了,夏长悦反而成了我们小组的功臣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到底听说了什么?别神神叨叨的,直接说!”大家都齐刷刷的看向最开始说话的人。

    “我也没有证据,只是方小影走的时候,一直在说她是被冤枉的,说夏长悦是潜规则上位,迷惑了池少,才让她当了替死鬼,真正的内j,其实是夏长悦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夏长悦抓着门把的手,蓦地一紧,不敢置信的听着耳边的话,

    正准备进去的身体,一瞬间就僵住了。

    “你这么一说,我想起来了,夏长悦只是一个新人,就算是调到秘书部,也不应该一来就是池少的贴身秘书,而且她那张脸,确实有当狐狸精的资本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歧视美女呀?”

    “我听说她之前在宣传部,带她的同事,就因为她突然被开除了,谁也不知道为什么,现在又变成了方小影,难不成,是谁靠近她谁倒霉?”

    “如果她真的是潜规则上位,那会不会接近池少的目的,就是做内j呀?”

    “你说到重点了!我跟你们说,如果真的是这样,那她也太有心机了,你们以后还是离她远一点吧,别怎么死的都不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夏长悦静静的站在门口,抓着门把的手已经松开了。

    听见里面的议论声,从大到小,最后办公室里的同事看见上班时间到了,纷纷都噤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,她才推门走了进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