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他没有醒,薄唇却一直轻轻的颤动着,低喃着她的名字。

    像是在他的梦里,看见了她。

    “我在这里,易海音,你睁开眼睛看看我,我就在你面前。”颜灵握住他的手,喊了他几声,发现他没有睁开眼睛,着急的伸手去摸他的额头。

    确定他没有发烧,才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可没一会儿,却听见易海音喊冷。

    她伸手摸上了他的身体,才发现他的身体冰冷的吓人,连忙从柜子里,在抱出一床棉被,盖到他身上。

    “好冷……”易海音薄唇翕动着,英俊的脸庞,血色消失的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除了喊她的名字,就是在喊冷,怎么也睡不安稳。

    到后面,他似乎又开始说起胡话,都是一些颜灵听不懂的事情,只隐约能听出来,似乎是易家的什么意外。

    颜灵着急想要去喊人,易海音却突然紧紧的抓住她的手,不让她离开半步。

    她一用力,他身体的抵触就很明显,她的手腕已经被他抓红了一圈,还是挣脱不开。

    看着他冻得发白的唇色,颜灵索性躺到他身边,抱住他。

    他身上冰冷的温度,让她一怔,旋即,用力的抱紧他。

    可抱了好一会儿,他身上还是冷的……

    颜灵乌黑的子瞳闪了闪,缓缓的伸出手,去脱易海音身上的衬衣,看着他结实的胸膛,忙不迭的低下头,不敢看。

    犹豫了几秒,听见易海音喊冷,才鼓起勇气,将自己的衣服也解开,然后重新钻进被窝里,伸手抱住他。

    她温热的身子,就像一个天然的暖炉,几乎只是一秒,易海音的手,就缠上了她的腰肢,将她牢牢的禁锢在自己的怀里。

    颜灵被他抱着,想到自己身上什么都没有,脸颊不自觉的发烫。

    有些紧张的想要挪开,身体却被他紧紧的抱着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她的头,就枕在易海音的胸口上,能清晰的听见他搏动有力的心跳声。

    靠在他怀里,扛不住困意的睡了过去……

    -

    夏长悦在公寓里等了一个晚上,都没有等到颜灵回来,凌晨的时候,才收到了她的平安短信,说是找到易海音。

    夏长悦立时困得扛不住,倒在床上就睡得昏天暗地。

    天一亮,就被闹钟给吵醒了。

    急忙忙的收拾了一下,就拎着包朝着严氏集团狂奔过去。

    招标小组顺利的拿下项目,今天去公司,应该会先论功行赏,再然后,应该就是庆功宴了。

    他们的工作完成的这么顺利,月底的股东大会上,严宏应该也没有办法再拿这件事做文章刁难严承池了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里,夏长悦嘴角就忍不住扬起笑。

    快步的上了总裁办公区。

    刚走到办公室门口,就听见里面传出来的说话声,脚步一顿。

    “池少真是太厉害了,这样的招标方案,我们整个团队的人都想不出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当然了,池少是谁,他可是天才,不然怎么可能才进集团四年,就成了大家公认的继承人?”

    “关键还长着一张无可挑剔的脸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