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大家要是不相信我,可以调楼道的监控,看看我说的是不是真的!”

    没有密码,却能进出总裁办公室,不是内j,谁都不会信。

    有监控视频的话,夏长悦的罪名就可以坐实了……

    “让我去拿文件,结果反过来指控我偷文件。”

    “让我陪你去逛街,却设计我偶遇尚凌司,将我跟尚凌司的关系弄得模糊不清。”

    “方小影,你还有什么要诬陷我的,可以一次性都说了,戏太多,看着累。”夏长悦瞟了一眼泫然欲泣,又一脸悲愤的方小影,冷漠的挑眉。

    方小影看着她淡定的样子,心一横,朝着严承池就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跪在严承池的面前,抱着他的大腿就开始哭。

    “池少,我在秘书部三年了,一直勤勤恳恳的工作,从来没有出过什么错,夏长悦她才刚来,就出了内j这种事情,她现在却想联手尚凌司,将脏水都泼到我的身上,可我私底下连尚凌司的面都没有见过,怎么可能是内j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池少你相信我,我亲眼看见夏长悦陪尚凌司逛街买衣服,她还骗我说是偶遇,跟尚凌司不认识,我当时根本没有想过会有内j,就把这件事给忘了,我还记得那个商场,不信你可以去问那家店的营业员。”

    方小影情绪激动,声泪俱下的表忠心,说的还有理有据。

    全是可以查证的证据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夏长悦除了只能替自己喊冤,什么证据都没有,一下就落了下风。

    可偏偏,她就站在那里,精致的五官上,没有丝毫的情绪波动,甚至连愤怒都没有,只是静静的看着方小影。

    从容的气质,和她骨子里透出来的疏离,竟然让人不敢直视。

    “池少,这件事关系重大,真的不能就这么算了,一定要将那个内j找出来!”有同事开口道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下,立时得到了其他人的认可。

    可这怎么查,谁是最大的嫌疑人,大家都有些不敢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招标案已经结束,你们都先回去休息,等正式的得标通知下来,会有庆功宴。”严承池双手c在口袋里,淡漠的转身,看向夏长悦和方小影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闻言,大家心里都咯噔一下。

    看着率先朝着贵宾室走过去的严承池,还有跟在他后面的夏长悦和方小影。

    一进入贵宾室,方小影扑通一下,又跪到了严承池的面前。

    抽噎着,委屈的开口,“池少,你不相信我没有关系,可你就算是要将我开除,我今天也一定要把话说完,不能让那个内j留下来,继续伤害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呢?有什么话要替自己辩解的吗?”严承池黑眸深邃,冷冷的看向夏长悦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夏长悦面容冷静,巴掌大的小脸上,全是倔强,扫了一眼看见她无话可说,已经开始得意的方小影,冷不丁的补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就算不解释,严承池也会相信我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方小影一怔,错愕的抬起头,看向磁场瞬间变得不一样的两个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