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还没等金特助将话说完,就见贵宾室外,尚凌司带领着他的团队,大步的朝着这边走过来。

    尚凌司走在前面,俊美到邪佞的脸庞,嘴角噙着一抹似笑非笑。

    手c在口袋里,在这种正式的场合里,他依旧邪气的像个妖。

    狭长的桃花眼先是从夏长悦身上扫过,而后,才看向严承池。

    “池少带了这么多人来,是因为对自己的标书底气不足,想要给自己壮胆吗?”

    “尚先生这么急着来示威,不觉得太早了吗?”严承池挑眉,淡漠的启唇,对尚凌司的挑衅,根本不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伟岸的身躯,缓缓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,踱步走到尚凌司面前。

    两个气质尊贵,出类拔萃的男人站在一起对峙,空气中,仿佛都弥漫起一股硝烟味……

    “招标会还没有开始,他们该不会就要打起来了吧?”方小影坐在夏长悦身边,紧张的问道。

    那胆小的样子,就像个不谙世事的新人。

    夏长悦眸光微微一动,微微笑了,“如果真的打起来,你希望谁赢?”

    “我?”方小影似乎被夏长悦的问题给吓了一跳,回过神,才连忙开口,“我是严氏集团的员工,我当然希望池少赢,他可是我的偶像!”

    话落,方小影又狐疑的看向夏长悦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会问我这样的问题?难不成你希望是尚先生赢?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觉得他们根本不会打起来,你紧张的有些莫名其妙。”夏长悦樱唇微启,脸上一直挂着淡淡的笑容。

    晶莹的双眸,透着精锐的光芒,跟她平时看人的目光很不一样。

    这样的目光,却看得方小影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“我向来胆子小。”方小影搓了搓自己的手臂。

    “我还以为你是心虚。”夏长悦笑眯眯的戏谑道,瞥见方小影一瞬间变得僵硬的笑容,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我刚才开玩笑的,你别放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不会……”方小影打起精神,抬头就看向还在对峙的两个人。

    “严承池,你该不会以为,我只是过来跟你逞口舌之快的吧?你不妨先问问你的特助,他刚才听说了什么事情。”

    尚凌司狭长的眸眼,闪烁着得意的光芒。

    闻言,在场的人都不禁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严承池黑眸微眯,扭头看向金特助,金特助立时恭敬的回禀,“池少,我们的标书被人提前泄露了!”

    标书可是整个招标过程里,最重要的一环。

    一旦标书泄露,那么竞争对手就可以完全依照他们的标书,再重新设计一份,在各方面都碾压他们的招标方案。

    可现在才知道,已经无济于事了。

    招标案即将开始,就算他们整个团队都在这里,要临时改动标书,也根本来不及。

    更不用说,他们泄露出去的那一份,已经是整个团队能想到的,最好的招标方案。

    临时改,还要改成更好的,怎么可能做得到?

    尚凌司在这个时候告诉他们,就是笃定了,这么短的时间,根本不可能推翻了重来,故意来扰乱军心的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