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她喝醉了,我好心将她带回来,你不感激我,反而将我当成仇人,易少爷的处世方式,我倒是有些想不明白。”

    杨木雅轻笑出声,提步走到银杏树下,坐到了摇椅上。

    立时,管家就端出了茶盏,放到她面前。

    “深夜来访,又大动干戈,易少爷想必也渴了,坐下来喝杯茶?”杨木雅挑眉,细细的打量着易海音。

    易家跟杨家,从来都没有交集,杨木雅是第一次见到这个传说中的易家大少爷。

    身手极佳,气度不凡,眼底可是透着其他人没有清明。

    年纪轻轻,倒像是个通透的人。

    算是她见过的晚辈里,除了严承池外,最为出色的了。

    “灵儿在哪?”

    易海音惜字如金,他知道杨木雅的身份,虽然话少,可语气里,还是透着对长辈的尊敬。

    清冷的眸,扫过杨木雅眼前的茶杯,见她不说话,子瞳紧了紧,越过银杏树,就准备进去。

    “她睡着了,你现在进去,是想要吵醒她吗?”杨木雅坐在摇椅上,没有阻拦易海音,淡淡的落下一句,就端起茶杯,喝了一口。

    安神的花茶,在唇齿间溢开一抹香甜的味道。

    清新雅致。

    瞥见僵立在原地的易海音,杨木雅总算露出了今晚的第一个笑容。

    知道在意,就不算无药可救。

    可半响过去了,易海音既没有硬闯进去,也没有坐下来,就那么干站着。

    “她睡得很沉,一时半会儿醒不过来,你确定要一直站在那里?”杨木雅看着站着一动不动的易海音,一个人喝了半天的茶,终于沉不住气的问道。

    闻言,易海音连眉峰都没有动一下,只是静静的站着。

    目光,朝着杨家小洋楼的方向看过去,像是在守护着自己心爱的女孩。

    倒是个痴情种子!

    杨木雅眸光闪了闪,正犹豫着,要不要将颜灵交给他带走,就听见楼上的房间里,传出来一声闷响。

    听声音的来源,似乎是她房间的方向。

    杨木雅心里一惊,刚准备站起身,易海音像是看出了她的异常,已经先一步朝着小洋楼里冲了进去。

    等他们冲到房间里时,只看见空荡荡的大床,床上哪里还有颜灵的影子。

    “灵儿……”易海音子瞳一紧,身侧的手,蓦地握成拳,刚要转身,忽然听见靠里侧的床边,传来细微的动静。

    他脚步一顿,下一秒,快步的冲上前。

    刚走到床的另一边,就看见正从地上,迷迷糊糊爬起来的颜灵。

    从床上摔了下来,她正揉着摔痛的p股,重新爬回去……

    房间里突然亮起来的灯,让她不舒服的眯了眯眼睛,还没等她看清眼前的易海音,人就已经被他抱了起来,紧紧的抱在怀里。

    不给颜灵开口说话的机会,易海音就已经抱着她,朝着门外走。

    看着不打算阻拦他的杨木雅,走到她面前时,脚步停了下来,薄唇微启,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“打伤我保镖的医药费,会寄到易家,易少爷记得付钱就可以。”杨木雅双手抱肩,冷漠的开口,旋即,目光看向他怀里的颜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