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明明扬起了头,眼泪却还是从眼角滑落了。

    咸涩的味道,在嘴角溢开,混着红酒的味道,沉淀出岁月带不走的伤痛……

    夜一点点的变得深沉。

    沉得好像乌云压顶,空气中也透着让人喘不过气的压抑。

    一片静谧中,楼道里,却响起了一道脚步声。

    似乎是在她的房间门口徘徊。

    杨木雅子瞳眯了眯,将酒杯放下,伸手迅速的擦掉了脸上的泪痕,让自己恢复了平静,才提步走过去,将房门打开。

    看见站在门外的管家,拧起眉,“有事?”

    “大小姐还没有睡?”管家怔了怔,看见杨木雅,忙不迭的开口,“易家大少爷来了,就在楼下,说是来接颜小姐的,几个保镖都被他放倒了,现在正在跟剩下的人手对峙。”

    杨家的威望在外,根本不需要保镖,都没有人敢硬闯。

    加上杨木雅向来不喜欢吵闹,所以杨家祖宅在杨木雅在的时候,原来的保镖,都会减少一半,分成两拨值班。

    谁知道今天会碰见一个不怕事的找上门。

    一上来,就非要见颜灵,保镖阻拦,还三两下就被放倒。

    这传说的易海音,可是个连话都不喜欢说的主,怎么一出手,就这么狠厉,惊得管家只能跑上来请示杨木雅。

    “下去看看。”杨木雅回头看了一眼还在睡的颜灵,放轻了动作,没有惊到她,关了门,才转身往楼下走。

    刚走到院子里,就看见已经闯到内院,正在跟保镖动手的易海音。

    几个回合的交手,易海音都没有留情。

    练家子的本事,算是彻底暴露在杨木雅的视线里。

    “都住手!易少爷来我杨家,就是我杨家的贵客,谁让你们跟他动手?”杨木雅淡淡的声音响起,不怒自威。

    保镖立时停住了所有的动作,退到她身边。

    “伤了多少人?”杨木雅扭头看向身边的人。

    “今天值班的十个人里,伤了七个,不过易少爷没有下重手,只是想要进去找人,所以都只是轻伤。”

    保镖的负责人很快的回答。

    闻言,杨木雅难看的神色,总算缓和了些。

    还算易海音没有嚣张到将她的人都打残了。

    不过十个人拦不住一个人,这易海音,倒是跟她想象中的不一样……

    “你们都先下去检查一下,处理身上的伤,有事我会喊你们。”杨木雅沉吟了几秒,朝着她身边的保镖吩咐。

    话落,才缓缓的抬头,看向站在银杏树下的易海音。

    公子如玉,举世无双。

    这句话,用来形容易海音给人的第一感觉,最适合不过。

    他一身白衬衫,搭配着黑色的西装裤,简单、却透着大气,就算是刚打完架,他举手投足间流露出来的,还是浸入在世家里,渗透在骨髓的尊贵气息。

    只不过他看着人的目光,却透着清冷,仿佛拒绝任何人的靠近,将自己独立在一个世界里。

    “灵儿被你带走了……还给我。”易海音无视了杨木雅的打量,径直的走上前,冷漠的开口要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