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什么?”杨木雅微微一怔,有些意外的看着靠在她怀里的颜灵。

    想要继续问,颜灵却已经醉得迷糊,一直回答的牛头不对马嘴。

    “快,将她扶起来,先带回去,等她醒了再说。”杨木雅连忙招呼着旁边的管家上前,一起将颜灵扶上了车。

    一路上,颜灵一直在说胡话。

    一会儿记得自己是谁,一会儿连自己是谁都忘了,只是一直在赶一个人走,说什么配不配得上,觉得自己脏之类的话。

    杨木雅亲自扶着她,越听眉头皱得越紧,脑海里,回忆起第一次遇见颜灵的画面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她好像才刚哭过,脸颊上的眼泪都还来不及擦干净。

    看见她,有一瞬间的促狭。

    杨木雅当时就因为这个,忍不住多看了她几眼,没有想到,再见面,还是在同样的场景下。

    颜灵依旧哭得一塌糊涂,不过这一次,似乎是彻底结束了什么,特意出来买醉的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……我不是故意伤害你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走……忘记我就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我配不上……你很好……”

    颜灵的嘴里,一直在断断续续的哭喊着什么,她没有化妆,漂亮的五官,很干净,美得让人很舒服。

    只是紧闭的双眼里,不断有眼泪涌出来。

    就像睡梦中,也有什么让她放不下。

    “明叔,你听见她喊什么了吗?”杨木雅听了好一会儿,依稀听见颜灵提起一个人名,有些意外的抬起头。

    “好像是易海音。”管家也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闻言,杨木雅抱着颜灵的手,微微的收紧。

    各大家族之间,哪怕没有往来,相互之间,也是知道彼此存在的。

    易家,可不是普通的豪门。

    易海音,更加不是普通的豪门子弟,这可是易家的独苗,唯一的继承人。

    如果颜灵嘴里提到的人是易海音,那她倒是不难理解,颜灵说的配不上,是什么意思了。

    “易海音,我喜欢你……真的喜欢……”颜灵小声的嘟哝着,终于喊累了,扭头就靠在杨木雅的怀里,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杨木雅低头,看着她乖巧的睡颜,脑海中,仿佛闪过自己年轻时的画面。

    不匹配的家世,谁都看不好的感情……从一开始,就注定了是一场劫难。

    车子在杨家的小洋楼前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动作轻一点,别把她弄醒了,先扶到我房间里。”杨木雅看着身边的保镖,轻声的吩咐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,还是扶到客房吧,颜小姐喝了这么酒,晚上肯定要起来闹腾,我来照顾她,免得打扰到你休息。”

    管家听见杨木雅的话,忙不迭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就扶到我房间吧,我看她的样子,也不知道喝了多少酒,别墅里没有女佣,你也不方便照顾她。”

    杨木雅说着,就发现她怀里的颜灵蓦地坐直身,突然睁开黑漆漆的大眼睛看她。

    “我不用人照顾,我可以照顾自己……”一句话还没有说完,颜灵就捂住嘴,朝着车子外面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跑到旁边的草丛,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呕——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