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夏长悦一句话,差点将尚凌司噎死。

    他深吸了几口气,才压制住了胸口的怒气。

    “看样子,你是一点都不想知道,杨木雅要找的人在哪里了?”尚凌司挑眉,脸色的光色,变得诡谲。

    听见他终于提到正题,夏长悦晶莹的双眸一闪,才幽幽的开口,“你如果想说,就不用卖关子,如果只是让我过来谈条件的,我可没有什么条件可以卖给你。”

    杨木雅手上掌握着严氏财团百分之十的股份,这个消息,她不信尚凌司不知道。

    尚凌司一直将严承池当成竞争对手,这个时候,他不坐山观虎斗就算了,这么好心的帮忙,怎么想都不对。

    她会过来,不过是想要看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要的只是你呢?”尚凌司想也不想启唇。

    “那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。”夏长悦拎起包,就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“一旦严承池输了股东大会,他可就什么都没有了,你既然爱他,难道不是应该豁出一切去帮他吗?”

    尚凌司讪笑的声音,蓦地从身后响起。

    似乎是在讽刺夏长悦的爱情,原来这么不堪一击。

    夏长悦脚步一顿,回过头,像看傻子一样的看着他,樱唇勾着嘲讽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尚凌司,你一定没有爱过一个人吧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豁出一切去帮他,然后呢?落进你的圈套,他赢了江山输了我,到头来还要因为我受你的掣肘,你光顾着问我愿不愿意,你怎么没有去问问严承池愿不愿意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真正爱一个人,不是傻傻的去牺牲,我们还没有到生离死别的时候,江山没有了可以再打,我相信在严承池的心里,我才是他的天下,这种感情,你这种自私的人,永远不会懂。”

    夏长悦说完,毫不犹豫的往门外走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!”尚凌司蓦地从座位上站起来,提步走到门边,拦住了夏长悦的去路。

    垂眸盯着她娇俏的脸庞,试图从她的眼底找出一丝说谎的痕迹。

    可是他找不到。

    她就这么笃定,严承池一定会选她?

    男人对事业的野心,怎么可能会因为一个女人动摇?

    “你就不怕你这么走了,我会将手上的资料,转交给严宏?这样一来,你之前跟了杨木雅这么久,就白跟了。”尚凌司冷笑,狭长的桃花眼,一瞬不转的盯着她。

    半响,夏长悦都只是挑眉看着他,脸上没有一丝松动。

    “算你赢了,老规矩,陪我吃饭,饭前说一半,饭后说一半。”尚凌司转身走回餐桌前坐下,薄唇微启。

    “我要知道,杨木雅在找的人,到底是一个男人,还是一个女人?”夏长悦折身走了回来,听见他的话,毫不犹豫的问道。

    易海音给她的资料有限,表面上,杨木雅像是在找一个中年男人。

    可是她跟杨木雅的接触里,总觉得她似乎在找一个年轻的女孩。

    “杨木雅当年有过一段轰轰烈烈的爱情,只不过无疾而终,二十几年,她想要找自己的老情人,除了不甘心,还因为那个人,带走了她的宝贝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