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随着关门声落下,浴室里,一瞬间就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颜灵的所有声音,都被堵住了。

    只能瞪大了眼睛,看着对她上下其手的男人。

    最后身上只围了一件浴巾,就被抱出了浴室。

    刚一沾到床边,她就着急的想要钻进被子里,可易海音的手,却紧紧的扣着她的肩膀不放。

    “灵儿……”他清冷的声音,变得嘶哑,如清风般拂过耳畔,带着缱绻的意味。

    颜灵的身体一瞬间就僵住了,像是被钉在了原地,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呆呆的看着他,走到一旁,拎过她的行李箱,打开,从里面找出一条白色的长裙,抬起头问她。

    “穿这个?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下,她还来不及发表意见,他已经将她的行李箱关上了。

    拎着她的贴身衣物,还有那条裙子朝着她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没有给她拒绝的机会,就扯掉了她身上的浴巾,认真的给她穿衣服。

    明明他们什么都没有发生,他照顾她,却像是早就成了老夫老妻……

    这种娴熟的动作,让颜灵连拒绝都来不及,甚至都忘了,自己被人耍了流氓,就这么乖乖的坐着,让他替自己穿衣服。

    刚穿好裙子,易海音的动作就顿住了,清冷的目光,落下她迷人的锁骨上,性感的喉结上下的滚动着,久久都没有移开。

    房间里的温度,在一点点的升高。

    察觉到不对劲,颜灵总算回过神,一把捂住自己的胸口,转身就钻进了被窝里。

    将用被子将自己彻头彻尾的包了起来,整张脸,瞬间红透了,就像煮熟的虾,蜷缩成一团。

    房间里,很长时间都是静悄悄的,像是所有人都睡着了一样。

    可颜灵就是知道,易海音肯定还站着那里,她甚至能感觉到,一道灼灼的目光,正从身后盯着她。

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久,颜灵身上忽然一轻,单薄的身子连人带被子一起,被人抱进了怀里。

    “易海音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头发是湿的……要吹干。”易海音说完,颜灵才注意到,他的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吹风机,电源都已经接好了。

    吹风机呜呜的声音,响在耳边,盖过了所有的声音。

    颜灵乌黑的长发,在他白皙修长的手指里,映衬出黑白配的冲突感。

    他揉着她的头发,舒服的让人昏昏欲睡。

    颜灵根本抵抗不住,没等他将头发吹干,小脑袋就往他的怀里栽。

    吧唧了一下嘴,就靠在他怀里睡着了。

    等易海音关掉吹风机时,垂眸就看见了她恬静的睡颜,像个婴儿一般,干净、纯洁……透着浓浓的信赖。

    他的手指,轻轻的扶住她的头,低头吻上了她的唇。

    浅尝辄止的吻,一碰到她,就变得无法自控。

    “唔!”颜灵蹙起眉,像是被惊扰到,正迷迷糊糊的想要睁开眼睛,单薄的身子就被易海音翻身压到了床上,禁锢在怀里。

    他说的制造新的关系,现在才刚刚开始而已。

    她的裙子,是他穿上的,他脱起来,也毫不费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