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我的贴身秘书。”严承池薄唇微启,一字一顿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夏长悦一怔,目光从他健硕的胸膛往下看,将他从头看了一眼,忍不住吞了吞口水。

    贴身秘书……有多贴身?

    她怎么有一股不好的预感……

    颜灵看着被吃得死死的夏长悦,捂着嘴偷笑,转身就悄无声息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一走出病房,她脸上的笑容,一下就消失了。

    眼神里的落寞,极力压抑着,没有马上朝着电梯走过去,反而走到了通风的窗户旁,探着头,朝着医院的楼下看过去。

    没有看见易海音的车,她才敛起目光,靠到窗台上发呆。

    脑海里,全是易海音刚才说过的话。

    “我只娶爱的人……我只爱你。”简单的一句话,仿佛一句魔咒,不停的在她的耳边回绕。

    她越是想要忘记,就记得越清晰。

    到最后,心跳都跟着失控。

    他说这句话时,虔诚的目光,仿佛还在眼前。

    她就这么推开他,他是不是很失望……

    颜灵心口一疼,不让自己再胡思乱想,转身就朝着电梯走过去。

    “叮!”电梯门打开,颜灵回过神,就朝外走。

    一路没有停,径直的走到路边,想要打车。

    可刚站定,一辆车,就蓦地停在了她的面前,哪怕车窗全都关着,她还是一眼就认出了眼前这辆车,是易海音的。

    他不是已经走了吗?

    怎么会……

    颜灵一怔,下一秒,像是瞬间被惊醒,转身就想要离开。

    脚步刚一动,驾驶座里的人,就推开车门走了下来。

    俊逸的身影,三两步就拦住了她的去路。

    将她拦腰抱了起来,转身朝着车子走过去,将她塞到了副驾驶座,系上安全带,落下车锁。

    “易海音,你要带我去哪里?我们已经把话说清楚了,你怎么还是不明白我的意思,我们已经什么关系都没有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就制造新的关系。”易海音清冷的声音,透着一丝压抑,看着用力拍着车窗,想要出来的颜灵,坚定的启唇。

    话落,绕过车头,坐到了驾驶座里。

    发动了车子,就离开了医院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你要带我去哪里?”颜灵错愕的瞪大了眼睛,扭头看着神色不对劲的易海音,有些惊讶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易海音,我们就这样结束了好不好?以后见面,至少还是朋友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会跟你做朋友。”易海音蓦地开口,打断了她的话,语气如风般,从她的耳边刮过,却让人心底一惊。

    他的车速很快,一直在加速,车窗关着,颜灵听不见外面的风声,却能看见窗外的景物,在不停的后退……

    “易海音,你开慢一点,我害怕。”颜灵双手紧紧的攥着车垫,看着魔怔一般的易海音,忽然发现自己根本不了解他。

    不了他的家世背景有多大,不了解他家里的情况,甚至他这个人……她也不了解。

    就像她一直以为,他是个高贵的谦谦公子。

    只是人比较清冷,不喜欢跟别人接触。

    可现在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