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严承池,她是杨木雅,你是不是傻了?”夏长悦被他按在被窝里动不了,忍不住压低了声音提醒。

    他们还指望着杨木雅在股东大会上帮忙,现在就给人脸色看,不太好吧?

    “没关系,我只是以私人的身份来看看你,跟我们的约定无关,你不用特意招呼我。”杨木雅虽然听不见他们的话,却也明白夏长悦的顾虑,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的感冒好了吗?你之前也烧的很严重。”夏长悦乖乖的在床上躺好,睁着骨碌碌的大眼睛,看着走到她面前的杨木雅。

    她跟杨木雅亲近,不单单是因为那百分之十的股份,更因为她在杨木雅身上,感受到了一种悲凉。

    她是个孤单的人,甚至内心也是孤独的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,这么说起来,我的体质倒是要比你好,小丫头,等病好了,每天跟我一起跑跑步,多练练,就能少进医院了。”

    杨木雅笑着打趣道。

    看着替她搬来椅子的颜灵,目光闪了闪,“你们俩……”

    “灵儿是我最好的闺蜜,我是独生女,她也是,我们从小都希望自己能有个姐妹,一见如故就好到现在了。”

    夏长悦很认真的给杨木雅介绍。

    颜灵对于她,真的就像亲妹妹。

    她们只差了一岁,却好的跟亲姐妹一样。

    就像杨木雅跟颜灵是同时进来的,可这病房里,只有杨木雅是客人,颜灵反倒会帮着生病的夏长悦招呼杨木雅。

    “看着确实挺像,不过一看,颜灵就比你乖。”杨木雅的语气很淡漠,目光却忍不住多看了颜灵两眼。

    “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杨木雅的话落,病房里的人,都微微怔了怔。

    颜灵更是眨巴着眼睛,有些意外的看着杨木雅,半响,才回过神,“我虽然不是什么演艺圈的大咖,但是也演过两部电视剧,或许,你是在电视上看见的?”

    也有可能,是在八卦杂志和报纸的上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颜灵有些落寞的垂下头,眼前,蓦地闪过易海音英俊的脸庞。

    她一直不说话,其实是因为一直在想刚才被她丢在楼下的易海音。

    他那么偏执的性子,现在是已经离开了,还是一直等在下面?

    “或许吧。”杨木雅的性子,比较淡漠,对谁,都不冷不热的。

    就连夏长悦跟着她那么多天,都有些琢磨不透她的脾性。

    总让人觉得,有些深不可测。

    不过一想杨木雅年轻时在商场上的名声,又觉得好像也并不奇怪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惦记着,你之前救我的那一次,听说你病了,就来看看,既然已经没事了,我就先走了。”杨木雅从椅子上站起来,目光从夏长悦娇俏的小脸上掠过,最后落到严承池的身上。

    微微一顿,才开口。

    “严宏是什么样的人,你应该比我清楚,如果真的想要保护她,就不要让她离开你的视线一步,否则股东大会之前,难保你不会再大动干戈的找一次人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严承池子瞳紧了紧,黑眸看向杨木雅,却没有说什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