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这么刚好,他的警告电话就来了。

    那个神秘人,很可能就在宴会上!

    “嘟嘟——”夏长悦没有等到回答,手机里,就传来了挂断电话的忙音。

    “喂?喂!”夏长悦气得差点将手机给丢出去!

    关键时刻,怎么就挂断了呢!

    她差一点,就问出来了。

    对方挂断的那么快,到底是因为偶然,还是因为心虚?

    夏长悦咬着牙,狠狠的盯着手机,重新拨通了刚才的手机号码。

    “你所拨打电话是空号,请查证后再拨……”机械的播报声,清晰的传进耳朵里。

    夏长悦子瞳紧了紧。

    还是跟以前一样,她每次想要试图联系这个神秘人的时候,他的电话都会变成空号。

    却在下一秒,凭空出现一个号码,联系她。

    不管她换了多少次号码,都逃不过他的眼睛,就像一个无处不在的鬼魅,在背后盯着她,无法摆脱……

    “小姐,你是不是要打车?”一辆计程车在路边停了下来,看着站在路边却迟迟不上车的夏长悦,高声问道。

    夏长悦蓦地回过神,将手机握紧,连忙上前,坐到车里,报了酒店的地址。

    一路上,她将所有的问题都想了一遍,一进到房间,就关上门,走到阳台,拨通了易海音的电话。

    电话只响了两声,就被人接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灵儿……”易海音嘶哑的声音,传进夏长悦的耳朵里。

    她怔了怔,才开口,“我是夏长悦,你跟灵儿还没有和好?”

    “她不愿意见我……不听解释。”易海音怔了怔,像是刚回过神,淡淡的启唇,清冷的声音,透着一丝担忧。

    “灵儿很介意你的身份,可她更介意的是你从来没有想过主动告诉她,在她眼里,你连真实身份都隐瞒,就意味着你根本没打算跟她长久的走下去。”

    夏长悦沉吟了几秒,还是轻声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电话那头安静了将近一分钟,久到夏长悦都以为他已经挂电话了,才听见他缓缓的启唇,“你找我……有事?”

    夏长悦这才回过神,想起自己打这通电话的目的。

    “我想问问你,对严氏财阀和严家,有多少了解?你知道严承池的堂叔吗?”

    尚凌司卖关子不肯告诉她,不代表她不能问别人。

    易家虽然不在s市,可毕竟也是豪门,或许对严家,易海音知道的会比她多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……严宏?”易海音淡淡的启唇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严承池有多少个叔叔,不过可以确定的是,这个堂叔有个儿子,叫严承阳。”夏长悦将耀打听的事情,都一次性告诉易海音。

    “我需要时间查。”易海音简单的一句话,算是答应帮她了。

    “谢谢!”

    “不用……算回报。”易海音清冷的声音,依旧带着他的偏执。

    除了颜灵,他谁的都不愿意欠。

    “我帮你,也是为了灵儿,你不要感谢我。”夏长悦说完,才挂了电话,躺到床上等消息。

    脑子里,尝试将所有人的事情联系起来……

    “嘀嘀——”蓦地响起的信息声,让她惊得差点从床上跳起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