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像是感应到了什么,眼神蓦地朝着宾客稀少的左边草坪看过去。

    视线落到被严承阳追着跑的女人身上,子瞳猛地一缩!

    “这是阳少爷,那另外一个是……”跟在严承池周围的人,刚看清楚在草坪上的人是谁,就看见向来不管闲事的严承池,提步朝着草坪走过去。

    当下想也不想,纷纷跟上去看戏。

    严承阳没有想过,他就要得手了,忽然杀了一群程咬金,顿时黑了脸。

    被这么多人盯着,他总不能就这么拖着一个女人离开。

    他狡诈的目光一闪,立时松开夏长悦,让她在自己身边站好,压低了声音警告,“你劝你一会儿乖乖的别乱说话,否则有你好看的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堂哥,好久不见,小弟我不知道你已经回来了,没有去给你问安,你可千万不要放在心上。”严承阳丢着夏长悦不管,提步就迎上前,跟其他人一样,恭敬的问候严承池。

    堂哥……

    听见这个称呼,夏长悦心里微微一动。

    真的跟她猜想的一样,严承阳是严承池的家人……

    两个人的人品,差的可不是一点半点,要不是亲耳听见,夏长悦真是不敢相信,严家居然还有这种纨绔子弟。

    夏长悦正要拆穿严承阳伪善的面目,还来不及张口,严承池的目光,就冷冷的朝着她看了过来,“新看中的女人?”

    他冰冷的语气,仿佛根本不认识她,只是在讨论一件商品。

    夏长悦的身体,一下就僵住了。

    错愕的瞪大了眼睛,看着眼前的男人……

    同样的脸庞,同样的身形,可看着她的眼神,却完全像另一个人。

    这不是她认识的严承池,他从来不会用这样的眼神看她!

    “堂哥说的什么话,我不过是欣赏这位小姐,想要多跟她聊两句。”严承阳语气里,透着一丝玩世不恭。

    在场的人,谁不知道严家的承阳少爷,是个喜欢猎新奇的主。

    但凡被他看中的女人,都难逃魔爪。

    顿时,都用同情的目光,看向他身边的夏长悦。

    夏长悦根本不知道其他人在想什么,她的注意力都在变得陌生的严承池身上。

    想要上前问他是不是出了什么事,可一见场合不对,只能忍着。

    “玩归玩,要分得清场合,今天这种地方,可不是你能撒野的场合!”严承池的声音,蓦地沉了下来,对着严承阳,就严厉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堂哥这话就说的严重了,我不过是跟这位小姐多说了两句话,怎么就是撒野了?”严承阳一脸委屈的抬头喊冤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德性自己清楚,我记得今天晚上堂叔也来了,要是他老人家太忙,长兄如父,我不介意替他好好的管教管教你。”严承池薄唇微启,语气淡漠。

    平和的语气,像是在谈论今天晚上要吃什么。

    可话里的杀气,却无声的散发在周围。

    在场的人,都不是傻子。

    严氏财阀里,派系之分,他们都是有所耳闻,心知肚明的。

    这严承池开口说要教训严承阳,不就是要打脸给主人看么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