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庄园大门处,一个人被簇拥着,缓缓的踱步而入。

    冷峻的面容,妖冶的子瞳,薄唇紧抿着,不发一语,却不怒自威。

    一身的黑色西装,将他干练的身形,勾勒挺拔尊贵。

    黑眸冷冷的扫过前方,眼底透着冷漠和睥睨天下的桀骜。

    他的身后,所有人仿佛都成了背景板,这一方,只有他有资格,成为焦点。

    惊呼声一起,紧追在夏长悦身后的严承阳脚步一顿。

    朝着庄园的入口看过去。

    夏长悦原本以为自己在劫难逃,没有想到会在这个时候碰到严承池了。

    她几乎是一秒钟,就忘了要跑,呆呆的抬起头,看向他。

    才几天不见,她却觉得像是过了好几年……

    他被很多人围在身边,看那些人恭敬的态度,像是都在巴结他。

    夏长悦的身体,一下就僵住了。

    尚凌司提醒过她的话,她还记得。

    能出席今晚宴会的宾客,非富即贵,个个都是不能得罪的重要人物。

    可现在,那些尚凌司口中的重要宾客,都在巴结讨好严承池……

    她的手心,紧了紧。

    严家在s市,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?

    “看你这回还能往哪里跑!”就在夏长悦晃神间,刚才还站在她身后的严承阳,忽然回过神,一步上前就抓住了夏长悦的手。

    像是怕引起什么人的注意力,拉住她也不着急动手,转身就拖着她走。

    等拖到没有人看见的地方,有她好看!

    “你放开我!我是来参加宴会的宾客,你要是再动手动脚,我就大声喊人了!”夏长悦用力的抠着严承阳的手,眼见他就要将自己拖走,可刚进庄园的严承池,距离她还有点远,根本没有注意到这边的情况。

    情急之下,她张口就咬上了严承阳的手背!

    “嘶——”严承阳吃痛,手臂一甩,就用力的将她甩开,伸手捂住自己的手背。

    看着牙印上沁出的血迹,他眸光一凛!

    该死的,今天晚上第二次了,打他出生以来,这还是第一次,在同一个女人手里栽了两次!

    而且两次都见血了!

    “很好,小爷我很久没有尝过这么带劲的女人了,今晚非要尝尝你的味道,让你知道得罪我的后果!”

    严承阳哪里遇见过这么难对付的女人,眼眸蓦地发狠,男人的征服欲,瞬间就被激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着往大门口跑的夏长悦,只当她急着想离开,眸光一暗,就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一把扯出夏长悦的头发,将她往后拉!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夏长悦伸手按住头,忍不住痛呼了一声。

    一下就摔到了严承阳的怀里,刚要喊救命,嘴就被严承阳捂住了。

    “想叫?一会儿有你叫的时候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夏长悦瞪大了眼睛,看着卑鄙的严承阳,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。

    眼看她就要被拖走了……

    “池少,怎么了?有什么不对吗?”

    一直被人群簇拥着往里走的严承池,脚步蓦地一顿,身边跟着的人立时恭敬的询问道。

    严承池妖魅的脸庞上,看不出喜怒,只是子瞳却微微一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