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……”夏长悦紧张的想要往后退,严承阳却揪着她的头发不肯松手。

    “到底是怎么回事?你认识她?”严宏察觉出不对劲,沉下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爸,当初在宴会上,就是这个女人,害我被严承池当众训斥,我事后被人打到住院,倒是把这茬给忘记了……”

    严承阳说到这里,蓦地想起什么,眸光一暗,“是你说服了杨木雅出席股东大会,你跟严承池是什么关系?你们是不是早就认识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当时就纳闷,严承池不是多管闲事的人,那天却连我玩个女人这种小事都大做文章,是不是后来我被人打,也是你们安排的!”

    严承阳揪着夏长悦的头发,就将她从沙发上拖了下来,拖到严宏面前。

    “爸,这个女人不简单,我怀疑她从头到尾都是严承池的人,就是为了对付我们的!”

    严宏眼眸一冷,眼底浮现出一层y鸷的光。

    沉吟了几秒,才蹲下来,看着夏长悦,一字一顿,“夏小姐,你现在还有什么想要替自己辩解的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夏长悦头皮疼的麻木了,看着二世祖一样的严承阳居然也有聪明的时候,真是觉得自己倒了八辈子的霉。

    咬着唇,沉默着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看来,你真的是严承池的人。”严宏抓起桌子上的茶杯,蓦地朝着夏长悦的方向砸了过去。

    夏长悦闭上眼睛,连忙往旁边一躲。

    就连抓着夏长悦的严承阳,也没有想到他会有这么狠厉的举动,吓得连忙松手跑,免得殃及池鱼。

    茶杯从夏长悦头顶擦过,砸在了她身后的墙面上。

    “砰”的一声,陶瓷片碎了一地。

    夏长悦还没有喘过气,脸就被人掐住了。

    严宏的手,就掐在她挨过打的地方,疼得夏长悦差点叫出声,却咬牙忍住了。

    “把电话拿过来给她,让她给杨木雅打电话,要是不能说服杨木雅支持我们,有你好看的!”严宏的声音,冷冷的在她的耳边警告。

    他还不至于意气用事。

    现在的当务之急,是要尽快拿到严氏财团董事长的位置,只要能说服杨家支持他,严承池就再没有别的依仗了。

    到时候别说一个小丫头,就是严承池在他面前,他都不会放进眼里!

    “你死了这条心吧,我是不会帮你打电话的……啊!”夏长悦的话还没有说完,严宏的手就加重了。

    “丫头,你现在在我的手里,说话还是要先想清楚,我给你一天的时间好好考虑,明天早上我再来,只要你答应我的要求,我会马上放了你,既往不咎!”

    严宏松开手,就从容站起身,伸手接过保镖递过来的手帕,擦了擦手,才往门外走。

    走到包间门口,脚步一顿,“看住她,别走漏了风声,她嘴这么硬,饭也不用送了,不让她吃点苦头,不长记性。”

    “爸,不如将她交给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闭嘴!别净给我添乱,交给你,你什么心思我不知道?”严宏伸手揪住严承阳的耳朵,就将人给提走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