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爸,这么胆小的人,我都看不上眼,能说服杨木雅?你不是说杨木雅二十几年前,是商场上让人闻名丧胆的女强人吗?总不至于人来了,眼睛也瞎了吧?”

    严承阳看着眼前像浑身都沾了灰,狼狈不堪的女人,嗤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胡说八道什么?看看你自己现在是个什么样?手都没有好,就出来乱晃,之前毒打了你的人,查到了吗?一p股的烂账都理不清楚,还说来帮我,我怎么会有你怎么不长进的儿子!”

    严宏恨铁不成钢的低吼。

    话落,严承阳的脸色也变得难看,看着自己还系着绑带的手臂,恨得牙痒痒。

    那天宴会结束之后,他正恼怒着被严承池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教训,想要去找朋友续摊喝两杯解闷,结果刚出了庄园,就被一群莫名其妙的人,冲上来打了一顿。

    他当时喝多了,完全没有反应过来,就被打蒙了。

    等他回过神时,周围连个鬼影都没有了,怎么查?

    他都怀疑那天是不是自己见鬼了……

    “爸,那天的事情不能怪我,要怪,就要怪严承池,如果不是他故意针对你,我至于遭殃吗?他就是想要借着教训我,来让你丢脸,我都还没有找你抱怨呢,你怎么反倒怪起我来了。”

    严承阳是出了名的纨绔子弟,不过歪心眼不少,尤其是琢磨严宏的心思。

    知道严宏最恨的人是严承池,只要自己挨训的时候,将所有的事情都推到严承池的身上,到最后,严宏一定不会重罚他。

    “我迟早会收拾那个不识相的臭小子,你也给我安分一点!”严宏果然被严承阳转移了注意力,端起茶杯,就喝了一口茶,来压胸口的怒火。

    “爸,你问出什么没有?她是怎么说服杨木雅的?你要是问不出来,不如我帮你问吧,有些人呀就是贱骨头,得用特殊的方法审。”

    严承阳眼珠子一提溜,逮着机会,连忙献殷勤。

    闻言,夏长悦这下是真的发抖了。

    真让严承阳审她,她的身份,一定会识破,到时候,严宏铁定不会再相信她的话。

    夏长悦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,想了半天,也想不到这个时候还能有什么办法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突然觉得,这个女人的身形,看起来,有点熟悉……”严承阳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她面前,认真的打量起夏长悦。

    要说别的,他不敢保证,不过阅女无数,他阳少爷认女人的本事,那可是s市数一数二的!

    “你认识?”严宏也怔了怔,狐疑的看向夏长悦。

    夏长悦刚准备躲,严承阳的手,已经朝着她的头发抓了过来,一把扣住她的后脑勺,就扳正了她的脸。

    “居然是你!”看清眼前的人,严承阳双眼一眯,折s出一道危光。

    哪怕她的半张脸肿的跟猪头一样,可严承阳还是一眼就认出来,这个女人,就是当时在宴会上,打得他流鼻血,又害他被严承池逮到把柄训斥的人!

    “真是冤家路窄,想不到,你竟然会有落到我手里的一天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