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最后几个字,严宏说的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锐利的老眸,狠狠的扫向夏长悦。

    闻言,夏长悦眸光闪了闪,看着似乎还不知道她跟严承池关系的严宏,眼底掠过一抹狡黠的光。

    “我不懂你在说什么,我只是偶然结识了杨女士,她最近心情不好,就让我一直陪着她在外面散心,昨天偶然被她请到喝茶,刚出来,就遇见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夏长悦说话的时候,娇小的身子,一直紧张的蜷缩着,佯装出很害怕的样子。

    脸上挤出无辜的神情,可怜兮兮的看着严宏。

    “杨木雅会突然决定出席股东大会,难道不是你的挑唆?”严宏眯起老眸,狐疑的盯着夏长悦。

    “什么股东大会?杨女士只是说她最近有些犹豫,要不要帮老朋友,跟我聊了几句,我只是一个小人物,我什么都不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夏长悦说着,眼眶一下就红了,吸了吸鼻子,怯懦的看着严宏。

    那副样子,看起来就是胆小怕事的人。

    “主子,我也觉得她一个半路出现的人,跟杨家又没有什么渊源,连严承池亲自登门拜访杨木雅都不见,凭她一个无名之辈,怎么可能说服杨木雅。”

    旁边的保镖,忍不住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你懂什么,越是这种关键时刻,越是不能放过任何一个可疑的人,杨木雅谁都不见,唯独是在见过她之后,就改变了主意,就算不是她唆使的,也绝对跟她脱不了干系!”

    严宏冷冷的启唇,看着夏长悦的目光,透着y鸷的幽光。

    夏长悦没想到他居然能想得这么深,心里咯噔了一下,面上却装作担心害怕的样子。

    手紧紧的攥成拳头,咬着牙,努力的想着,要怎么说服严宏相信她跟这件事无关。

    可还没有等她想到办法,就听见包间外传来一道脚步声。

    “爸,听说你抓到那个坏我们好事的人了,我过来看看……”严承阳的声音,蓦地在门口响起。

    听见这个声音,夏长悦立时在心底哀嚎了一声。

    娇小的身子在沙发上挪了挪,努力的往角落里靠,低着头,用披散的头发,挡住自己的脸颊。

    她跟这严承阳可是有仇的,她来s市的第一天,就跟严承阳结下了梁子,要是今天落到他手里,恐怕他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她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夏长悦心脏都提到了嗓子眼,恨不得将脸都埋到胸口。

    把自己变成隐形人。

    “你来这里做什么?”严宏似乎对自己这个不成器的儿子很不待见,一看见他,立时拉下脸,冷冷的呵斥。

    “爸,我是你儿子,理应替你分忧,更何况,我就是来看看,又不会坏你的事,你别生气呀。”严承阳对严宏的呵斥视而不见,大摇大摆的进了包间。

    一看见蜷缩在角落的夏长悦,眼睛一亮!

    “就是这个女人,说服了杨木雅出席股东大会?”严承阳往前一步,就准备伸手去抓夏长悦。

    夏长悦神经一凛,在他的手碰到自己之前,就又往里缩了缩。

    蜷缩成虾米的姿态,浑身都开始发抖起来,就像被吓坏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