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长得倒是很标致,尤其这双眼睛,干净的让人忍不住挖了。”严宏像是看不见她脸上的巴掌印,还伸手在她的脸上拍了两下,幽幽的启唇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夏长悦忍着脸上的痛,听见他的话,立时觉得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瞪直了双眼看他。

    刚要开口说话,才发现严宏捏着她下巴的手,格外的用力,她连嘴都张不开。

    “你们几个也真是,我让你们将夏小姐请过来,谁让你们这么粗鲁了?还不快将人松开,扶她起来!”

    严宏蓦地松开手,转身就走到沙发上,坐了下来,朝着自己的保镖呵斥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刚才还对夏长悦凶巴巴的几个男人,连大气都不敢喘,径直的走上前,将夏长悦身上的绳索给解开了。

    大手一提,就将她拎到了沙发上,让她坐到了严宏的对面。

    夏长悦眨巴着大眼睛,有些意外的看着这一幕,半响回不过神。

    这严宏,一会儿唱黑脸,一会儿唱白脸的,他葫芦里,到底卖的什么药?

    只是看见他亲自来了,夏长悦倒是有点意外。

    早在她意识到,自己是因为杨木雅即将出席股东大会才被绑架,就隐约猜到了背后的主使是谁。

    可她没想到,严宏会这么快就出现了,而且没有半点遮掩。

    “我手底下的人下手不知道轻重,伤到夏小姐了,还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,他们不过是想要替我请你过来喝杯茶,并没有什么恶意。”

    严宏的话落,立时有人托着茶具,从包间外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不等严宏吩咐,就恭敬的冲好茶,然后推到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见他没有别的吩咐,才转身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包间里,只剩下严宏,还有站在他身边伺候的两个保镖,气氛有些诡异。

    严宏也不心急,只是端起茶杯,慢条斯理的品茶。

    可他越是不动声色,夏长悦就越是紧张,“你让人绑架我,就是为了请我喝茶?”

    “夏小姐是不是误会了?你是我严某的座上宾,我可是吩咐了手底下最得力的助手,亲自去请你赏脸过来的,怎么能说是绑架呢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厚颜无耻!

    夏长悦默默的在心里腹诽。

    看不出来,这严宏不止手段毒辣,还是个能颠倒黑白是非的人。

    “我们根本不认识,你找我来,是为了什么?”夏长悦揣着明白装糊涂,佯装什么都不知道的开口问。

    不就是演戏,她就不信,她演不过严宏。

    “怎么,我这里的茶,不如杨家的好喝吗?夏小姐光到杨家喝茶,却连我的茶看都不看一眼。”严宏拍着大腿,笑着道。

    将杯子里的茶水喝光,才将杯子放下。

    语气平和的,就像是真的请夏长悦来喝茶闲聊一样。

    “据我所知,夏小姐并不是s市的人,本来可以不蹚浑水,可现在,却偏偏卷了进来。”严宏伸手拿起茶壶,往自己的杯子里,又倒了一杯茶,才慢悠悠的抬头看夏长悦。

    “你跟杨家是什么关系,为什么能天天跟在杨木雅身边,还说服了她出席股东大会!坏我好事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