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她最后跟你联系,是什么时候?”严承池握着手机的手,蓦地一紧。

    “昨天下午,跟现在这个时候差不多……池少,小悦悦是不是出什么事了?”颜灵意识到不对劲,也跟着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“现在别多问,将你们联系的时间,还有你知道的事情告诉我,我会找到她。”严承池子瞳眯了眯,整个人身上的气息,变得沉稳,又透着骇人的y霾。

    等颜灵说完,才将电话挂了。

    “她昨天去了哪里?”严承池蓦地抬头,看向金特助。

    “夏小姐昨天一天都在公司,下了班之后,好像是去了杨家。”金特助神经一凛,“池少,你是怀疑夏小姐失踪,跟她去杨家有关系?”

    金特助顿了顿,立时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对了,杨家门外,除了有我们的人守着,还有严宏的人!”

    如果夏长悦真的说服了杨木雅,那么在他们收到消息的时候,严宏肯定也收到了。

    他们这几天的重心都在帮杨木雅找人,谁也没有料到,夏长悦真的能说服杨木雅出席股东大会,所以他们的得到的消息,没准比严宏慢了一步……

    “去调监控,看看她是什么时候离开公司,另外,让人去查严宏现在在哪里!”严承池一想到夏长悦落在严宏的手里,黑眸氤氲着嗜血的光芒。

    -

    某会所里。

    夏长悦被带进来的时候,还是白天,走动的人很少。

    几个人将她架到一个包间里,就丢到了地上,将门关上。

    “将她的手脚绑起来,别让她乱跑,盯紧了。”为首的一个人冷冷的吩咐,然后就转身走到窗边打电话。

    夏长悦听不清他电话里说什么,不过看样子,却很恭敬,像是在给自己的oss汇报。

    背后的人,终于要出现了吗?

    夏长悦虽然害怕,却也在心里好奇起来,她会在这个地方,看见什么人。

    “嘶——”她刚挪动了一下身子,想要从地上坐起来,扯到脸颊上的伤,立时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等她缓过神来,挣扎着挪到包间的坐垫边缘,娇小的身子都靠了上去。

    她现在被捆成了粽子,别说跑了,就是好好的坐着都难,身上的手机都被丢了,连个联系人的工具都没有,什么时候,才会有人发现她不见了?

    夏长悦晶莹的双眸暗了暗,脑海里,蓦地就浮现出严承池妖魅的脸庞。

    他现在根本不愿意见她,也不愿意认她,她在严氏集团这么久,他都没有发现,现在她不见了,他会知道吗?

    夏长悦被带进会所不到一个小时,包间的门,就被人推开了。

    率先走在前面的人,一身传统的唐装,刚毅的脸上,表情隐晦不明,只是眼神里,却透着一丝打量,上下的看了一眼浑身狼狈的夏长悦。

    下一秒,走上前,伸手就捏住她的下巴,冷笑,“丫头,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,我说过,不关自己的事,不要多嘴,否则容易惹祸上身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夏长悦刚从看见严宏的惊诧里回过神,听见他的话,脑子里,迅速的闪过昨天在杨家门口,严宏对她的警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