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为首的一个人说完,就解开了夏长悦身上的绳子和封口的胶带,一左一右的架着她,就大摇大摆的朝着会所里走去。

    夏长悦不知道眼前的是什么地方,只知道要是她真的这么被带进去,她想要再逃出来,恐怕就难了。

    既然他们不敢让她乱叫,应该就证明,这里并不是他们的地盘,只不过临时将她带过来而已……

    这么一想,夏长悦把心一横,看见前面有人朝着这边走过来,张口就准备喊救命。

    可走在前面的男人,却像是料到她不会听话,她还来不及开口,一个狠厉的巴掌,就朝着她扇了过来!

    “啪——”毫不留情的一巴掌,直接将夏长悦的脸都打偏了。

    嘴角沁出鲜红的血迹。

    疼得她整个人,神智都有些模糊。

    “敬酒不吃吃罚酒,动作快一点,把她带进去,别让人看见!”

    -

    严氏集团。

    总裁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池少,下班时间到了,我们今天还要去找杨木雅吗?”金特助站在办公桌前,恭敬的询问。

    “那个人的下落,有消息了?”严承池妖冶的子瞳微闪,缓缓的抬起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暂时还没有,我们的人已经在抓紧查了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没有消息,就不必去了。”严承池敛起眸,淡淡的启唇。

    杨木雅摆明了,谁的面子都不给,他拿不出她想要的东西,见到面,她也不会轻易被说服。

    “她呢?”严承池又蓦地开口。

    “夏小姐今天不知道怎么了,才上了半天班,就请假走了。”金特助迟疑了一秒,才回答。

    自从上次夏长悦病倒之后,每天过问她的行踪,已经成了池少的习惯。

    也因此,金特助还特意留意了一下她在公司的情况。

    可没想到,她今天居然请假了。

    “属下跟宣传部的人打听了一下,说是有事,临时走的,属下已经让人去打听杨木雅今天的行程,看看能不能找到夏小姐。”

    金特助的话落,他的手机就响了。

    接完电话,神色微微一变。

    “池少,刚刚收到消息,杨木雅答应了出席股东大会,可在杨家附近,却没有看见夏小姐的踪迹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杨木雅答应了?”严承池拧起眉,蓦地想起什么,伸手抓过手机,将另外一张手机卡c进去,重新开机。

    “嘀嘀——”短信的提示音,立时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着手机上,夏长悦给他发的信息,他妖冶的子瞳一闪。

    点了拨号键,就打了电话过去。

    “你所拨打的电话,暂时无法接通……”机械的提示音,清晰的传进耳朵里。

    她去哪里了?手机居然没有信号。

    “池少,听说《遇见》剧组今天杀青,夏小姐请假,会不会是去探班了?”金特助看着面色不愉的严承池,小心翼翼的提醒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下,严承池的老手机号就响了。

    “池少,你有看见小悦悦吗?她跟我约好了下班就来参加剧组的杀青宴,可时间都过了,却一直不见人,她跟我说过,你也在s市……”

    颜灵后面的话,严承池已经听不进去,察觉到夏长悦可能出事了,嚯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