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唔唔!”夏长悦一回过神,就抬起脚,朝着抓着她的两个人踢过去。

    用力的挣扎起来。

    可她的挣扎在几个健硕的大汉眼里,简直连只蚊子的反抗还不如。

    “安分一点,我们只是奉命带你去见一个人,要是你再不老实,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!”为首的一个人,冷冷的威胁道。

    一听见他的话,刚才还拼命挣扎的夏长悦,立时变得安静。

    娇小的身子,被按在车后座上,两边的肩膀,都被人压着,双手很快就被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到底是什么人?要带我……唔!”夏长悦好不容易找到说话的机会,刚一开口,就被胶带封住了。

    整个人都被捆成了粽子,丢在车后座。

    几个身强体健的男人,似乎根本没有将她一个小女人放进眼里。

    将人绑好之后,就没有再多理会她,而是聚在一起聊天。

    “我看她除了长得漂亮,也没有什么特别的,那个人真是她说服的?”其中一个人问道。

    闻言,另一个人立时朝着夏长悦的方向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看见她随着车子颠簸,一下从后车座上摔到地上,忍不住笑出声。

    “你还别说,就她这样的小身板,都不够我一只手收拾,可我们收到的消息,确实是这个娘们坏了我们的事,主子大发雷霆要见她,不把她带过去,难不成让你我去挨骂?”

    “坏了主子的大事,一会儿有她受的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夏长悦从车座上摔下来,正疼的倒吸气,就听见前面几个人在讨论着有关她的事情。

    恍惚间,她好像听懂了,又好像听不懂。

    他们像是在忌讳什么,话里话外,都有所保留。

    只是稍微想了想,瞬间就想到了关键词。

    他们刚才提到她说服了一个人……

    她这段时间,唯一干过的事情,就是说服了杨木雅。

    她跟严承池的关系,虽然没有摆到台面上,可杨木雅出席股东大会,会对谁造成威胁,是显而易见的。

    所以这几个来绑她的人,是严承池的堂叔,严宏派来的?!

    严宏知道是她说服了杨木雅出席股东大会,第一反应居然是让人来绑她,他想要做什么?

    夏长悦神经一凛,目光落到自己的掉在车座下面的包上。

    娇小的身子,不着痕迹的往那边挪。

    用身体挡住包,悄无声息的拉开拉链,伸手进去找手机。

    可两只手绑在一起太不方便了,她摸了半天,都没有摸到手机。

    指尖碰到一个金属盖,心底立时一喜,迅速将手机握紧,准备拿出来,车子就蓦地一抖。

    她整个人都跟着弹了一下,发出的动静,立时引起前面几个人的关注。

    “快,她拿了手机!”其中一个眼尖的,发现了她手上的电话,走上来,一把抓起她的手机,就朝着车窗外丢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唔唔!”夏长悦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她的手机掉在地面上,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还没等她回过神,面包车就在一家奢华的会所前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给我老实一点,绳子我们会给你解开,但是我劝你最好别乱跑乱叫,否则,被怪我心狠手辣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