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可等手机拿到手里,才忽然发现,她根本没有严承池的联系方式。

    只能盯着手机屏幕发呆。

    想了想,就往他的老手机号上发了一条短信。

    不管他能不能看见,只要股东大会上,杨木雅能出席,他就一定能力挽狂澜。

    “嗡嗡——”夏长悦的短信刚发出去,手机就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看了一眼来电显示,迅速的接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灵儿,你们的戏拍完了?你现在在哪里?”夏长悦听见电话那头传来的吵杂声,有些意外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还没有,剩下最后一场戏,因为场地的问题,推迟到了明天拍。”颜灵的声音,透着一丝失落,从电话的那头传来。

    幽幽的问道,“小悦悦,是不是明天一过,我们就要各归各位了?”

    “灵儿……”夏长悦心口一紧,“你现在在哪里,我过去找你!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就是吃饱了,一个人在外面溜达,现在就准备回去睡觉,明天可是剧组的杀青戏,我得养足了精神,才有力气拍好,你要是想看我,明天就到剧组探班,拍完最后一场戏我们还可以一起出去庆祝一下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悦悦,我手机快没电了,先挂了。”颜灵说完,不给夏长悦反应的机会,就将电话挂了。

    看着手机上,满格的电话,单薄的身子,在人来人往的街上蹲了下来。

    双手抱着自己,孤单的像是全世界只剩下她一个人。

    她一直以为,她可以很轻易就放下,可不知不觉间,跟易海音相处的一幕幕,都深深的刻进了她的心里。

    一闭上眼睛,就会浮现在她的眼前。

    只要一想到,明天一过,她跟易海音就要各奔东西,心里就难过的喘不过气。

    她好像……真的爱上易海音了。

    “小姐,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,需要帮忙吧?”熙攘的街道上,有好心人看见她蹲着,上前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,谢谢。”颜灵一回神,连忙站起身,将口罩戴好,重新走进了人群里。

    一路茫然的走着,不知道走了多久,走累了,才回了酒店。

    “叮!”电梯门打开,她才伸手摘掉了口罩,双手拍了拍被冷风吹僵的脸颊,提步朝着自己的房间走过去。

    刚走到楼道里,眼角的余光,就瞥见了一抹俊逸的身影,静静的守候在她的房门前。

    白色的休闲装,不如西装那般贵气,却勾勒出他身上的清冷和疏离。

    静静的站在那里,仿佛全世界都无法靠近。

    颜灵脚步一顿,看着眼前的人,双脚怎么也无法再往前迈一步。

    像是察觉到什么,易海音蓦地抬起头,看见就在他几米之外的颜灵,浑身的防备和冷漠,都卸了下来。

    清冷的英俊脸庞上,闪过一抹惊喜,提步就朝着她走过去。

    薄唇微启,声音透着缱绻,“灵儿……”

    只是简单的两个字,轻易就让颜灵心底一颤。

    意识到自己对易海音的心意,她突然就无法在他面前保持冷静。

    不等易海音多说什么,就兀自的抢在他前面开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