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等她回过神,才想起来,严承池根本不知道她在严氏集团上班。

    他现在不让她管他的事情,万一这个时候被他发现,一定会将她开除的。

    她现在还不能离开严氏集团!

    夏长悦神经一紧,理智告诉她要赶紧转身跑,可两条腿却不听使唤,像是被钉在了地上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严承池朝着她的方向走过来。

    一直走到马路对面。

    就在她以为自己铁定会被发现的时候,却见金特助着急的走到了严承池的身边,附在他的耳边说了什么。

    下一秒,就见严承池转过身,大步的朝着银河大厦走了回去,转眼就进了集团的办公大楼。

    “呼——”夏长悦长长的吐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提到嗓子眼的心脏,落回了胸口。

    短短的十几秒,就像过了十几个小时,她浑身瘫软的差点站不住,扶着路边的护栏,才勉强稳住了身体。

    缓过劲,连忙拎着盒饭,朝着宣传部的方向跑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夏长悦,你是存心饿死我,居然去了这么久?”林丽双手抱肩,站在自己的座位上,一看见夏长悦进来,立时发难。

    夏长悦看了她一眼,没有理会,径直的将其他人的盒饭都发完了,才拿着林丽的那一份,朝着她走过去。

    “丽姐,这是你的,有你喜欢的鳗鱼……”夏长悦笑眯眯的说着,就在林丽伸手准备来接的时候,她眼里蓦地掠过一抹狡黠的光芒,拿着盒饭的手,蓦地一松。

    林丽的那份盒饭,就这么在两人只差了一厘米的地方,华丽丽的掉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里面的鳗鱼,直接从散开的包装盒里,掉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“丽姐,是我做错了什么吗?这可是我辛苦提回来的,你就是对我有什么意见,也不能糟蹋我的心意……”

    夏长悦蓦地抢在林丽前面开口,晶莹的大眼睛,蓦地泛红。

    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原本夏长悦来回跑了这么多趟,林丽还不让人帮忙,早已经有人看不过去。

    一听见夏长悦的话,立时有同事走上前将夏长悦护到身后。

    “林丽,大家都是同事,长悦她是新人,你负责带她,她有什么不会的地方,你担待着点,用不着这么伤她的心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呀,她好心好意请大家吃饭,又一个人跑了这么多趟,你不想吃就算,把饭丢地上算个什么事呀?”

    “太过分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!是她……”林丽着急的想要解释,可是已经没有人愿意听。

    夏长悦对她的态度向来隐忍,部门其他人不是看不见她欺负新人。

    只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。

    可今天夏长悦刚请全部门吃饭,林丽就当着大家的面将盒饭给砸了,这打的,就不止是夏长悦的脸了。

    夏长悦看着被大家围在中间,憋红了脸,哑巴吃黄连的林丽,总算是出了一口恶气!

    老虎不发威,当她是病猫,真以为她好欺负!

    今天这么一闹,就算试用期到了,林丽跟部长告她的状,她也可以解释成是林丽刻意针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