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公平?这个世界上最大的不公平,就是公平。”杨木雅看着她的眼神,就像在看一个天真的孩子。

    “每个人都在说,你得到一样东西,就会失去一样,这叫公平,可谁又知道,你到底想要的是什么?或许,那些失去的,才会你一辈子都放不下的执念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夏长悦一怔,抬头看着神色不对劲的杨木雅。

    从她说完那个故事开始,杨木雅的反应似乎就跟平日里的她很不一样。

    那个从容优雅的女子,一瞬间变得悲愤和不甘,甚至,浑身都透着拒绝任何人靠近的冰冷……

    “如果你想说的话,我愿意听你说你的故事,说出来,或许会好一点。”夏长悦无视了她冰冷的态度,走上前,突然伸手抱住了她。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怀抱,让杨木雅愣住了。

    就站在那里,让她抱着,也忘了要推开。

    “我也有过自己觉得差点过不去的日子,那个时候,我每天想的最多的,是老天为什么那么不公平,一定要将我最爱的人带离我的身边,可是现在,我想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夏长悦轻轻的松开手,眼角眉梢都染上笑意。

    “每一场分离,一定都是为了更美好的重逢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杨木雅看着她晶莹的双眸,手心一紧,胸口有什么东西,突然颤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翕动了一下唇瓣,却还是没有说话,只是定定的看着夏长悦。

    很快,神色又变得平静,沉下声,“你确实是很好的说客,可我是不会这样就答应帮你,卷起严家的内斗。”

    “我刚才说那些话,不是为了让你帮我!”夏长悦轻声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不管是不是,我现在都不想听,你走吧。”杨木雅将她推出了自己的房门,反手就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“杨女士!”夏长悦还想要说什么,娇小的身子就被关在了门外,用力的拍了几下门,房间里却没有半点回应。

    这个人真的好奇怪,温柔的时候,完全没有架子。

    可她一不小心说了什么,总能很容易触怒她,一下就把她赶出来了。

    夏长悦咬着唇,看了一眼时间,想了想,也不在门口守着了,转身就拿着房卡,进了自己开的房间,洗了个热水澡,然后睡觉!

    -

    “池少,不知道杨木雅跟夏小姐说了什么,不过刚刚确定,夏小姐是回自己的房间睡觉了。”金特助匆匆的走进监控室,回禀道。

    “回房间睡觉?”严承池狐疑的拧起眉。

    那个固执的小笨蛋,他发了一顿火,她都没有听,杨木雅跟她说了几句话,她就回去睡觉了?

    “池少,会不会是杨木雅答应帮我们了,所以夏小姐才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。”严承池眸光一暗。

    如果杨木雅答应帮忙,刚才夏长悦离开她房间的时候,就不会是那副神情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今天还要下去找杨木雅吗?”金特助恭敬的询问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严承池眸光闪了闪,伟岸的身躯,从椅子上站起来,提步就离开了酒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