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这是我在书上看见的……”夏长悦错愕的看着杨木雅,想不明白自己说的故事有什么不对,为什么会让她这么激动。

    “什么书?谁给你的书!”杨木雅听见她的话,情绪不仅没有缓和,反而越发激动了。

    她抓着夏长悦的手,开始在颤抖,紧接着,整个人都开始颤抖。

    夏长悦眼睁睁的看着她脸色变得惨白,旋即,眼眶越发的红了,盈满了眼泪,却强忍着,没有哭出来。

    夏长悦彻底愣住了。

    虽然这个故事对她的意义不一样,可那是因为当初,她追严承池的时候用过,带着他们当时的甜蜜回忆。

    她跟严承池分开之后,他们之间就只剩下回忆,所以当初她写剧本的时候,还忍不住将这个故事给放进去了。

    可杨木雅怎么会这么激动……

    “我忘了,好像是一本故事书,时间太久,记不起来了。”夏长悦对上她锐利的目光,努力的想了想,才开口。

    “故事书……只是故事书,不是那个人说的吗?”杨木雅蓦地松开了手,颤抖的身体缓缓的平静下来,重新坐回了椅子上。

    蓦地,又从椅子上站了起来,朝着桌子走过去,重新给自己倒了一杯花茶。

    端起茶,就一口气喝了一杯。

    喝完,重重的将杯子放到了桌子上,才扭头过来看向夏长悦,“你可以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的故事没有感动我,记得不要再出现在我眼前。”杨木雅仿佛一瞬间又恢复了那个冰冷不近人情的名门大小姐,语气里,透着不允许人置喙的决绝。

    “你说过给我一个故事的时间,可是我的故事还没有说完,还有,你刚才说那个人,是谁?”夏长悦一听见自己要被赶走,连忙站起身,看向杨木雅。

    杨木雅身上,似乎藏着很多的秘密,这些秘密,或许就是她说服她的机会!

    “你说的那个故事,我已经听过了,不过是一个骗人的故事,我一点都不感动。”杨木雅看了她一眼,提步走到门边,伸手拉开了房门。

    “走吧,该给的机会我给你了,不要再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杨女士……”夏长悦看着她冷冰冰的面容,有些纠结的咬住唇。

    慢吞吞的提步走到门口,还是不甘心的扭头看她,“你真的就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吗?我还有很多故事可以说,一定会有一个可以打动你的!”

    “可是你只有一个机会,我并没有感动。”杨木雅双手抱肩,态度疏离。

    “你刚才哭了呀,怎么能算没有感动呢?你要是没有感动,为什么会哭?”夏长悦脚步一顿,试探性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我的事情,不需要向你解释,我说了没有感动就是没有感动,你只能按照我的规则来。”杨木雅像是被触碰到了什么禁忌,眸光一瞬间冷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这样不公平,两个人的约定,为什么只能听其中一个人的呢?”夏长悦据理力争。

    她好不容易才能接近她,要是就这么离开,等于功亏一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