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那速度,活像走慢一点,夏长悦会吃了他。

    “我有那么可怕吗?”夏长悦吃饱喝足,看着金特助离开的方向,忍不住嘟哝。

    直到金特助的身影彻底消失在眼前,她的眸光,才一点点的暗下来。

    严承池明明还关心她,为什么就是要将她推开?

    他以为牛r面是他让金特助给她送来的,她会不知道吗?

    只有他才会知道,她喜欢吃牛r面……

    她故意当着金特助的面骂他,就是为了出气,哪怕明知道金特助不会告诉他,可是能这么舒畅的骂他,就是爽呀!

    夏长悦双手抓紧了身上的外套,嗅着外套上,属于他的气息,嘴角勾起一抹得逞的笑。

    -

    监控室里。

    严承池伟岸的身躯,坐在监控器前,看着画面里,接过面碗就开始火速扫荡的人儿,嘴角勾起宠溺的笑容。

    黑眸里,氤氲着化不开的深情。

    可下一秒,却看见她鼓着腮帮子,不知道跟他的特助说了什么。

    小嘴像只土拨鼠一样鼓动着,好像很气愤的样子……

    “不能听见声音吗?”严承池立时扭头看了一眼旁边值班的工作人员。

    “回池少,我们酒店里只装了画面监控器,没有配备收音功能。”工作人员诚惶诚恐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听不见声音,严承池的目光,一瞬间不转的盯着她的樱唇。

    画面有些模糊,他读不出她的唇语,只能从她的面部表情判断,她似乎在说什么很愤慨的话题,情绪很激动,看向金特助的目光,还带着同情……

    好端端的,她同情他的特助?

    就在严承池狐疑间,她已经将一整碗面都吃完了,高兴的擦着小嘴,跟金特助道谢。

    看见她脸上满足的笑容,严承池的胸口,仿佛也被什么填满了。

    她总是这么容易满足,只要吃饱喝足,就能高兴的像个孩子……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监控室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,金特助冷汗涔涔的从外面走了进来,对上严承池打量的目光,身体蓦地一僵。

    “池、池少,夏小姐吃完了,她并没有怀疑牛r面是你点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说了什么?”严承池想起刚才夏长悦嘴角诡异的笑容,眸光一眯,眼底折s出一道危光。

    “没有说什么,夏小姐只是夸了牛r面很好吃,还有,让属下注意身体……”金特助对上严承池森冷的目光,舌头一抖,差点咬到自己。

    “她让你注意身体?嗯!”严承池子瞳一紧,眼神里,氤氲着冷鸷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不、不是,夏小姐只是让属下记得按时吃饭……”

    “她连你吃饭的事情都过问?你到底跟她说了什么?”严承池的声音蓦地一沉。

    “池少,我是冤枉的,我跟夏小姐之间什么都没有……”金特助一想到刚才夏长悦跟他说的话,真是解释也是死,不解释也是死。

    咬咬牙,“池少,夏小姐应该已经猜出那碗面是你让我送的,在故意试探我!”

    闻言,严承池一怔,旋即扭头朝着监控画面看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