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这样严承池还有时间想其他办法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很固执。”杨木雅眯起精美的双眸,第一次正视了这个在杨家后门守了几天,又跟着她到酒店的小丫头。

    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啊?”夏长悦怔了怔,小嘴微张着,有些意外的看着问她名字的杨木雅。

    是她听错了吗?杨木雅问她名字的意思是……

    “我叫夏长悦!夏天的夏,一世长悦的长悦,我爸妈说,是希望我一辈子都开开心心的意思。”夏长悦提起自己名字的寓意,一双眼睛都变得亮晶晶。

    都说名字,是父母送给孩子的第一个祝福。

    她的爸爸妈妈,对她的要求,从来都不高,只是希望她能开心的过一辈子。

    她有一对,全世界最好的爸妈。

    想起已经离世的妈妈,还有躺在病床上,至今没有清醒的爸爸,夏长悦的目光,很快又变得暗淡。

    “夏长悦……真好听的名字。”杨木雅细细的读着她的名字,有些出神。

    一辈子开开心心,如果她的孩子还在,她也只是希望它能够开心。

    开心的生活在她的身边就好了……

    杨木雅眼眶蓦地发红,情绪有些失控。

    “我说错什么了吗?你怎么哭了?”夏长悦看着杨木雅眼角滚落的眼泪,震惊的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你别哭了……”夏长悦刚从包里拿出纸巾,准备递给她,杨木雅已经回过神,转身就进了自己的房间,砰的一下关上门。

    夏长悦的手要不是缩的快一点,都差点被夹到。

    “我刚才除了自己的名字,根本没有说错什么呀,怎么好好的,她就突然哭了?”夏长悦一屁股坐到门口,回想起刚才的画面,有些纠结的咬住唇。

    怎么感觉,她的名字,像是触碰到杨木雅的伤心事了一样。

    可她的名字,明明很喜庆。

    她还是第一次遇见听到她名字会哭的人……

    “长悦……长悦……”夏长悦反复的叫了自己好几遍。

    她的名字有什么不对吗?

    明明很好听呀,寓意又好。

    所以刚才杨木雅,肯定不是因为被她的名字吓哭了!

    这么一想,夏长悦的心里舒服多了,靠着门板,就打算继续在楼道里守着杨木雅。

    打了个秀气的呵欠,就又往门边缩了缩,有些冷的抱住自己。

    -

    酒店外。

    一辆黑色的豪车在大门口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车窗降了下来,露出金特助严谨的脸庞,扫了一眼酒店大堂的方向,才朝着车后座的男子回禀,“池少,就是这里了,我们的人好不容易才查到杨木雅为了躲避纠缠,离开杨家,住到了酒店里。”

    “她一个人?”车后座的严承池从眼前的资料里抬起头,看向车窗外。

    “听说离开杨家的时候是一个人,可不知道怎么回事,到酒店里,突然就多了一个跟班,据说是寸步不离的跟着她,连睡觉都睡在她的门口,像是她的贴身保镖。”

    金特助将他们打听到的消息,一字不落的回禀。

    闻言,严承池拧了拧眉,没有多说什么,就推开车门,朝着酒店里走进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