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就当我是自不量力,可人不就是因为有做不到的事情,才需要坚持吗?”夏长悦一回过神,就从座位上站了起来,跟着买单,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刚追到门口,就发现杨木雅正在门口等她。

    脚步微微一顿,看着她有些冷意的背影,有些犹豫要不要上去。

    “你刚才说什么?”杨木雅回过头,目光有些疑惑的看着她,像是刚才真的没有听清她的话。

    夏长悦突然就有了底气,朝着她走过去。

    “或许你觉得我这么跟着你,想要说服你帮我,很可笑,可在我看来,就算是自不量力,我也必须这么做,人活着,总有人,是你付出一切都想要保护的。”

    严承池在她的心里,就是那样的存在。

    就算帮不到他,她也想尽自己的努力去尝试。

    哪怕不会成功,可至少她努力过了。

    “你有想要付出一切保护的人?”杨木雅眸光闪了闪,认真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难道你没有吗?”夏长悦怔了怔,才狐疑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旋即就想起易海音给她的资料里,杨木雅的父亲已经死了,她没有丈夫也没有子女,算起来应该是无牵无挂的,所以,她没有想要拼尽一切保护的人也不奇怪。

    “有没有又怎么样?这个世界上除了有你付出一切想要保护的人,也同样有你拼尽一切也保护不了的人。”

    杨木雅说这句话的时候,眼底掠过一抹黯然。

    转过身,就朝着酒店的房间走了过去,关上门,再也没有出来。

    夏长悦跟着她,刚走门口,就被挡在外面了。

    看着她紧闭的房门,想着她刚才那句话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看杨木雅的样子,好像她有什么想要保护的人,却保护不了一样。

    可杨家的势力这么大,怎么会呢……

    夏长悦耷拉着小脑袋,又默默的走回休憩区的椅子上,坐了下来,扭头就盯着杨木雅房间的方向。

    想了想,又担心万一自己睡着了,杨木雅会偷偷离开。

    索性连椅子也不坐了,直接走到她房间的门口,一p股坐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娇小的身子,就蜷缩着靠在她的房门上睡觉。

    寸步不离的守着杨木雅。

    杨木雅早上去跑步的时候,她陪着跑。

    杨木雅吃早饭的时候,她陪着吃。

    杨木雅中午在房间叫的酒店送餐,她就干脆叫外卖,坐在杨木雅门口吃。

    等杨木雅下午出了房间,她又可以重新跟着她……

    整整两天,夏长悦就像一个小跟班,杨木雅去哪里,做什么,都能看到她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原本一开始,杨木雅还会停下来跟她说两句话,让她不用浪费时间了。

    后面发现她根本不会听,直接就将她无视了个彻底。

    “你就算再继续跟着我,我也不会答应帮你。”杨木雅第二天晚上回到自己房间前,终于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灰头土脸的夏长悦。

    “只要你一天不答应,我就必须得跟着你。”夏长悦坚定的开口。

    至少,有她守着杨木雅,那些想要打歪主意的人,就不能靠近她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