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……”谁在跟他谈交易了?

    她是担心她家灵儿会被这个榆木脑袋给气死!

    不过看在他这么有诚意的份上,她就给他指条明路好了。

    夏长悦想了想,踮起脚尖,在易海音耳边嘀咕了几句,确定他听懂,才拍了拍他的肩膀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出了酒店,看了一眼时间,就拦了一辆车,去杨家。

    -

    “大小姐,这是你最喜欢的糯米糍,你尝尝看,味道怎么样。”管家将一碟点心送到杨木雅的房间,看见她在收拾行李,怔了怔。

    “祭祀的时间还没有到,大小姐怎么这么快收拾行李?”

    “最近来拜访的人络绎不断,你难道就不觉得烦吗?”杨木雅闻言,抬头看向管家,目光落到他手里的糯米糍。

    从衣柜前转过身,走上前,接过点心,放到旁边的桌子上。

    “明叔,你年纪大了,平时看着这幢房子就够累了,不用专门做这些,我先搬到酒店住几天,那些人知道我不在家,自然就不会来烦你。”

    “大小姐……”管家一听见杨木雅要搬出去,神色微微一变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,是不是最近来的人太多,总提起当年的事情,让你心里不舒服?如果是这样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明叔!”杨木雅蓦地沉下声,脸色变得很难看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,当年的事情老爷是有做的不对的地方,可这里毕竟是你的家,你不住在家里,住到酒店去,让我怎么放心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小孩子了,我能照顾好自己,倒是你,年纪大了,不用什么事都亲力亲为,找几个人来帮手,杨家付得起工资。”

    杨木雅说着,端起管家做的糯米糍,尝了一口。

    熟悉的味道,在唇齿间化开。

    很小女生的一道点心,她年轻的时候很喜欢,可二十多年过去了,她早就不喜欢了。

    时间能改变很多东西,可唯独那个人,她一直没有放下。

    还有她甚至来不及看一眼的孩子……

    杨木雅子瞳微微收紧,就连嘴里的点心,也变得难以下咽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,我还来不及派人去打听那个女孩的消息,她就又来了,正等在后门,非要见你一面。”管家想起他上来的另一个原因,忙不迭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你是那个在后门晕倒的女孩,又来了?”杨木雅将手里的点心放下,错愕的抬起头。

    这才隔了多久,居然又来了。

    可真是个固执得让人意外的丫头。

    “你去问问她,是替谁来说情的。”杨木雅想了想,淡淡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管家俯了俯身,就朝着门外走。

    没多久,就又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她说她不是为别人来的,是为了自己。”管家走到杨木雅面前,将夏长悦的话,原原本本的复述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杨木雅怔了怔,抬起头,“她只说了这么一句?”

    “是的,大小姐要见吗?”

    “不见。”杨木雅眸光闪了闪。

    “那我让她别等了。”管家提步就朝门外走。

    刚走到门边的时候,杨木雅突然开口,“明叔,当年那个人离开的时候,他的下落,你真的一点都不知道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