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他还真是不死心。”杨木雅眼波轻转,看了一眼面前泡好的茶,似乎是在埋怨有人打扰了她喝茶的雅兴。

    正准备起身回房的时候,管家又开口道,“大小姐,池少让我转告你,当年的事情,他都知道了,如果你不愿意帮他,就当他只是来拜访一位长辈,想要问问你有关他父母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他父母的事情,我知道的也不多,他要是真的想知道,就该去问严盛。”杨木雅眸光一顿,旋即,又恢复平静。

    “告诉他,我不会帮他,也不想见他,让他不必再来了,另外,你让人去看看那个女孩的情况,确定她没事,就不用告诉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管家恭敬的俯身,就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-

    “池少,看样子,杨木雅是真的打算袖手旁观,谁都不帮。”金特助看着通报完,就离开的管家,压低了声音开口。

    “杨家向来低调,现在传到她手里,只剩下一个女流之辈,她不想惹事,也可以理解,只是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杨木雅是担心惹事才不肯见我的吗?”严承池英俊的脸庞上,掠过一抹幽光,淡淡的启唇。

    “杨木雅十六岁,就凭着天才的经商能力,在杨家树立威望,就连已故的杨老先生都从未将她当做普通的女孩子来养,而是一直以继承人的身份在培养,不止在杨家,杨木雅的能力无人敢质疑,就连当年跟她一起青梅竹马长大的我大伯,提起她的时候,语气里,都透着一种敬重,她绝不会胆小怕事之辈,只不过是……”

    严承池想起什么,声音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杨家二十多年前,曾经陷入过一次混乱。

    传言就是因为杨作父女决裂,杨木雅一手策划了一场危机,差点将整个杨家都带入了绝境。

    从那之后,她就开始在商场上收敛锋芒,渐渐退居到幕后,出国留学、学习茶道、甚至是各地去旅游……

    唯独不愿意再c手杨家的一切。

    更传言,她终生不嫁,也跟当年那场危机有关。

    这样的传奇女子,最后悲凉的一生,让人提起时,都不禁唏嘘。

    当年严盛会在杨木雅刚满十八岁就上杨家提亲,除了青梅竹马的情分和欣赏杨木雅的才情,更多的,恐怕也是她惊人的经商能力。

    这样的女子,如若能嫁进严家,别说那送出去的百分之十的股份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拿回,严家还会如虎添翼。

    只可惜他大伯算盘打的极好,却偏偏马失前蹄,杨木雅当年,断然拒绝了他的请求,还因此,引发了后续一系列的意外,导致两个人没有成为夫妻,反而成了二十多年的仇敌。

    杨木雅现在闭门不见,除了不想蹚浑水之外,恐怕心里也憋着一股对严家的怨恨,想要冷眼看着他们内斗。

    在她的心里,跟杨作不一样,严家根本不是她要帮扶的世交,而是她等着看天道轮回,得到报应的仇家。

    她没有直接出手,应该是还顾念着什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