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这四年,他一直以为,她早就背叛了他,跟安辰旭双宿双栖,过着她想要的豪门贵太太的生活。

    他对她除了放不下的执念,就只剩下恨。

    不肯留在财团核心,非要回g市,也只是为了找到她,报复她。

    却从来没有想过,这四年,她的生活,跟他想象的完全不一样。

    他当初在看见茉茉出生报告的时候,就该想到,茉茉在保温箱里住了一个月,才没事,那她呢?

    她又要花多长时间,才能恢复调养好自己的身体?

    “产后恢复效果不佳……”医生的话,又回响在他的耳边。

    在她拼了命的替他生下两个可爱的小家伙时,他却没有陪在她身边,在她看不见的地方,恨着她,不肯去找她……

    严承池手猛地一紧,拳头捏的咯咯作响。

    心口像是被巨石压着,压抑的喘不过气。

    这四年,他到底在做什么?又做了什么!

    才会让她一个人,承受了这么多……

    “池少,当年的事情,你根本不知道,夏小姐不会怪你的。”金特助见他神色不对劲,连忙让医生闭嘴,将人给赶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她不会吗?”严承池薄唇翕动了一瞬间,黑眸透着y郁的光。

    可他会。

    眼前的检查报告,都在深刻的提醒着他,她为他付出了多少,又经历了多少。

    他曾经承诺过,会好好的保护她,可最后,带给她的只有伤害。

    “池少,现在还不是伤心的时候,当年的事情疑点重重,我们查了这么久,都没有头绪,现在财团内部又……只有先稳定局面,才能更好保护夏长悦。”

    金特助难得说了句感性的话。

    严承池眸光闪了闪,将手上的报告全都放下,“备车,去杨家。”

    -

    杨家祖宅。

    空气中,透着淡淡的杏花香。

    银杏树下,一抹优雅的身影,坐在摇椅上,静静的品着茶。

    时光在她从容的身影上,仿佛都变得缓慢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那个女孩晕倒了?人呢?”杨木雅将茶杯放下,有些惊讶的抬起头,看向管家。

    才等了两天,就晕倒了。

    这么差的身体,还要来找她求情,真是个固执的人。

    “从后门的监控里看到,那个女孩晕倒的时候,碰巧被池少的人看见,给抱走了。”管家恭敬的回禀。

    “她是严承池的人?”杨木雅一怔,旋即拧起眉。

    “不好说,光线很暗,又听不见声音,不知道他们之间有没有关系,或许只是碰巧遇上,就把人救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,严承池也打起了走杨家后门的主意?”杨木雅眼底流泻出一抹笑意,脸上的神色,看不出喜怒。

    “那个女孩的情况怎么样了,你有让人去打听吗?”

    商场上的事情,瞬息万变,再多的财富,都抵不上一条人命。

    只可惜很多人都要等到失去了才明白。

    “人在池少手里,消息是打听不到的……”管家正准备说什么,蓦地听见门铃响,匆匆的去了一眼,才走回杨木雅身边回禀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,是池少来了,在后门!”

    -

    剩下的更新在下午六点,今天月票如果超过三百张,还会有加更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