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医院的休息室里。

    照顾她一夜未眠的严承池,伟岸的身躯陷在沙发里,单手支着头,闭着眼睛假寐。

    修长的双腿,慵懒的交叠着。

    他的身边,赫然站在刚才在病房里,给夏长悦编故事的“救命恩人”。

    “她信了?”严承池缓缓的启唇,一字一顿。

    淡漠的语气,听不出情绪。

    “是的,只是那位小姐的知道救了她的人是我,脸色看起来好像很失望,发呆了很久,才开始说话。”

    男人说着,见严承池周身的气息变得冰冷,连忙打住了,没再继续往下说。

    “你做的很好,这是你的报酬,你可以走了。”金特助走上前,将一张支票递给那个男人,就将人打发走了。

    转过身,恭敬的看向严承池。

    “池少,看样子,夏小姐应该不会怀疑。”

    “嘀嘀!”金特助的话音刚落下,严承池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就响了。

    是短信的提示音。

    听见那个单独为她设置的铃声,严承池紧闭的双眸,嚯的睁开,伸手将手机抓了起来。

    点开短信,扫了一眼。

    看见上面洋洋洒洒将他骂了一顿不带歇气的文字,严承池怔了怔,旋即,嘴角勾起一抹宠溺的笑容。

    眼前,仿佛又出现了曾经他们闹别扭时的画面。

    她也是这样,叉着腰,就开始撒泼的骂人,骂到最后,他还没有生气,她自己就先委屈上了。

    可怜兮兮的扑到他怀里,揪着他的衬衫纽扣,哽咽着问,“严承池,我这么难过,你光给我骂有什么用,你要哄我呀!”

    在他面前,她既是那个爱他爱的无所畏惧,又是那个连自己都照顾不好,喜欢冲着他撒娇的女孩。

    严承池将手机上的短信看了一遍又一遍,熟悉的语气,让他心里涌起一阵悸动。

    “池少,夏小姐是不是发现什么了?”金特助有些紧张的问。

    “没有,她只是骂我。”严承池淡淡的启唇,嘴角的似笑非笑,变成了明显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金特助看着突然笑起来的自家主子,脊背一凉!

    池少这不是伤心过度,直接傻了吧?

    哪有人被骂了,还笑得这么开心的……

    “血y复检的报告出来了吗?”良久,严承池才将手机收了起来,缓缓的抬起头。

    “应该快了,我这就问问。”金特助忙不迭转身,就出了休息室。

    很快,带着医生,一起走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池少,结果出来了,夏小姐的身体状况确实不太好,她有过难产的经历,产后恢复的效果不佳,又有积劳和长期饮食不规律的效果,对胃造成了很大的负担,好在血检没有大的问题,昨天异常的几项指标,可能跟发烧有关,接下来的一段时间,还需要观察。”

    医生走到严承池面前,将复检的报告放到桌子上。

    “池少放心,这两天是周末,夏小姐不用上班,正好可以好好休息。”金特助在旁边接话。

    严承池看着眼前的检查报告,眸光很沉。

    拿着报告的手,一用力就将纸张都捏的褶皱,像是恨不得将这些说她身体不好的资料,都扔到垃圾桶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