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夏长悦睡了一觉,睡得很沉。

    身体一会儿冷,一会儿热,难受的她一直伸手想要抓住什么。

    习惯是一件很忘记的事情,四年前,她每次生病,都会有个人抱着她,轻声的跟她说会一直陪着她。

    那样温暖的怀抱,就像一个争风挡雨的港湾。

    有他在身边,她就是病得在严重,都不会害怕。

    可是这四年,她只有一个人,却还是贪恋着他在身边的日子。

    哪怕平时能小心翼翼的掩藏自己的情绪,可一到生病的时候,整个人都会变得格外脆弱。

    就算是睡着了,都会不停的在睡梦中喊他的名字……

    一遍遍,仿佛只要一直这么叫着,他就会出现。

    可每一次从梦中惊醒,她的身边依旧只有冰冷的床垫……

    夏长悦自己都记不清,有多久,没有像今天一样,能感受到这个温暖的怀抱。

    温暖的,就像是她的一场梦。

    “嗯嗯……”夏长悦娇小的身子,在被窝里蹭了蹭,像只狐狸一样,慵懒的抬起手,揉了揉眼睛。

    眯开一条缝。

    原本以为会看见一张放大的熟悉的俊脸,可入目的,却只有白色的枕头。

    她身体一僵,蓦地松开手,一下子坐了起来,四下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周围只有白花花的一片,普通的医院病房,简单的医疗设备,却连个人影都没有看见。

    “小姐,你醒了,还觉得身上有什么不舒服吗?”医生听到动静,推开门,走了进来,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会在这里?”夏长悦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已经换过的医院病服,拧起眉。

    “你晕倒了,被路过的人发现,就把你送到了医院,谁知道你昨天半夜就发烧了,我们联系不上你的家属,就先替你做了降温处理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送我来的人呢?他在哪里?”夏长悦一听见医生的话,表情立时变得激动。

    她记得她昨天晕倒之前,听见了一个男人的声音,当时太模糊,她听不太清楚,隐约觉得那个声音有些熟悉。

    加上她昨天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,总觉得有人在抱着她。

    那种感觉太真实了,她一直以为,严承池就陪在她身边……

    “他人还在外面,替你垫付医疗费用,很快就会过来,你可以当面感谢他。”医生走上前,替夏长悦量体温。

    确定夏长悦烧已经退了,又想起昨天的那份血检报告。

    “你昨天的血检有些指标异常,为了排除你的身体还有没有其他的问题,保险起见,我建议你再做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夏长悦全部的心思,都在那个救了她的人身上,根本没有注意医生说了什么,就答应了。

    等冰冷的针头刺进血管里,她才一下子回过神。

    抽血就已经结束了。

    “你稍等一会儿,报告很快就会送过来。”医生将东西收好,就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“我能下床了吗?我想要去看看自己的救命恩人。”夏长悦一秒钟都等不住了,就怕严承池发现她醒了,就会离开。

    可还没有等她掀开被子下床,就看见病房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