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冰袋给我。”严承池没有注意一旁的医生,径直的伸手从护士的手上接过冰袋,就坐到夏长悦身边。

    轻轻的扳正了她巴掌大的小脸,让她在病床上平躺好,才将冰袋敷到她的额头上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冰冷的触感,让夏长悦一下有些抗拒,睡得迷迷糊糊,就伸手去抓自己的额头。

    “乖乖的睡觉,别乱动。”严承池抓住她的手,拉到自己的怀里,不让她抓。

    夏长悦手抓不到,小脑袋就开始胡乱往他的身边蹭。

    额头上的冰袋被她弄掉了不说,她娇小的身子,都蹭到了他的怀里,小脑袋还直往他的大腿里蹭,眼看就要蹭到敏感的地方……

    严承池连忙伸手将她抱进怀里,咬牙,“夏长悦,不许乱动!”

    像是知道自己被骂了,刚才还在挣扎的人儿,一下就安稳下来,委屈的吸了吸鼻子。

    乖乖的靠在他怀里睡觉。

    贪恋着他温暖的怀抱,嘟哝着,“严承池,难受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严承池手心一紧,黑眸里,晕开一抹说不出的震惊。

    低头看着依赖他的夏长悦,脑子里,又闪过她发到他手机上的那条短信。

    还有她为了帮他,晕倒在杨家后门的画面……

    抱着她的手,变得有些僵硬。

    现在的她,就像回到了四年前,那个喜欢黏着他,让他宠着的女孩,在他面前,她从来不会掩饰自己的一切,全身心的依赖着他。

    曾经,她病了,也是他这样抱着她,看着她病的迷迷糊糊,却总能清楚的分辨出守在她身边的人就是他。

    总喜欢蹭在他的胸口,挤出可怜兮兮的表情,跟他撒娇,“严承池,难受……”

    他已经不知道多久,没有这样抱着她,不仅能真实的感受到她人在他怀里,就连他们的心,也紧紧的靠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池少,需不需要我们帮忙?”医生和护士都站在一旁,犹豫着不敢上前。

    “不用,都出去吧,有事我会叫你们。”严承池眸光闪了闪,淡淡的启唇。

    闻言,医生和护士连忙将冰袋都放下,就离开了病房。

    偌大的vip病房里,只剩下两个人。

    严承池将被她蹭掉的冰袋重新拿了过来,一手扶着她的小脑袋,一手将冰袋轻轻的敷到她的额头上。

    “没事了,我会陪着你。”温柔的抓住她不安的手,放到他的唇边,像四年前那样,轻轻的哄着她。

    刚才还十分抗拒敷冰袋的夏长悦,一下就变得乖巧。

    靠在他的怀里,一动不动的睡着。

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久,严承池都只是抱着她不动。

    直到感觉她身上的温度在渐渐的退下去,才将她放到床上,让她躺好。

    “严承池,别走……”他刚一动,床上的人儿就像是察觉到,蓦地伸出手,攥住了他的衣摆。

    娇小的身子,努力的往他的身边挪。

    严承池胸口一悸,旋即,躺到了她身边,伸手就将她拥进怀里,让她枕在他的胸膛上。

    “我不走,我会一直陪着你。”

    -

    新的一个月,加更求月票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