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小洋楼里。

    管家微胖的身躯,站在杨木雅的面前,恭敬的俯了俯身,“大小姐,那个女孩又来了,说是一定要见你一面,否则她不会放弃的。”

    管家说着,将在后门捡到的那张纸条递给杨木雅。

    杨木雅怔了怔,从容优雅的抬起手,接过管家手上的那张纸条,看着上面清秀的字迹,忍不住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年轻小女孩夸张的说法罢了,真的让她等上一天,她恐怕都受不了,不用放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“大小姐,这个女孩可能不一样,她昨天就在后门等了一个晚上,今天早上才离开的,这会儿又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提起夏长悦,管家的神色有些纠结。

    他活了大半辈子,什么人是装的,什么人是真的,他不敢说百分之百能看透。

    但至少,基本的感觉是有的。

    那个女孩的眼神很干净,眼里的坚毅的光色,像极了他家大小姐年轻时的样子,一看就是个敢爱敢恨的倔脾气。

    或许,她真的能坚持下来……

    “她一个人在后门等了一晚上?”杨木雅微微一怔,旋即,重新看了一眼她手上的纸条。

    纸条应该写得很匆忙,不过看字迹,倒是能看出来几分练过书法的功底,一个人的字迹,多少带着点这个人的脾性。

    这个女孩落笔的力道,确实透着倔强。

    “就算她再等上一个星期,我也不会见她,你也不用理会,她等不到人,自然就不会再来了。”杨木雅眸光闪了闪,最后还是将手上的纸条攥成纸团,扔进了垃圾桶里。

    “祭拜的事情,安排的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都已经安排妥当了,为了防止有人到墓园打扰到老爷,祭拜安排在忌日的前一天。”管家恭敬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祭拜结束后,替我定第二天的机票,我要出门。”杨木雅淡淡的启唇,目光里,却透着一种执着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,二十多年了,过去了那么久,或许你要找的人已经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管怎么样,我都想要一个结果,不管是结束还是开始,你不用劝我了,找不到,我不会放弃的。”

    杨木雅话落,不给管家再多说什么的机会,径直的站起身,提步朝着楼上走去。

    -

    “怎么还没有人来开门,是没有听见门铃吗?”夏长悦不安的踢着脚边的小石子。

    等了十来分钟,都不见人出来,又忍不住抬手按了一下门铃。

    娇小的身子,都贴到了门板上,听着里面的动静。

    整个后院,安静的别说是脚步声,连蛐蛐的叫声都不见了……

    只是想要见个人,怎么这么难?

    “咕噜——”她的小肚子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伸手捂住肚子,她才想起来,她刚才急着过来,忘了吃晚饭。

    这会儿黑漆漆的,她宁可饿着,都不想再一个人往外走。

    可真的好饿……

    夏长悦用力的吞了吞口水,抱着小肚子蹲了下来。

    两天一夜没有睡觉,今天又看了一天的文件,她的眼前,都有些模糊了。

    可她不能放弃,她一定要见到杨木雅,求她帮一帮严承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