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现在整个严氏财团的人,不管是哪个派系,都在盯着她手上的股份,这几天来的人很多,可都是从正门递拜帖来拜访她的。

    她为了不蹚浑这趟水,一视同仁谁都不见。

    一旦破例见了谁,打破了这个平衡就会被视为已经被拉拢,想要争取见到她的机会,从正门其实根本行不通。

    一个年轻的小丫头,居然能想到走后门,倒是有点意思。

    这种不拘一格的做事风格,让她想起了一个人……

    杨木雅神色变得阴郁,提步进了客厅,一直走到卧室,伸手从床头柜里拿出了一个相框,手指轻轻的擦拭着镜面。

    看着相框里的人,经过大起大落的商场女强人,眼眶蓦地一红,眼泪突然就砸了下来,在相框晕出一片水渍……

    盯着照片上的人,呐呐自语,“二十多年了,你知不知道我在找你?”

    -

    杨家后门。

    “你走吧,我们老爷不在,没有办法见你,你就是再等下去,也是没有用的。”管家站在台阶上,一遍遍的劝说着。

    看着丝毫不为所动,固执的非要继续等的夏长悦,完全无计可施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杨女士一定在里面,你能不能帮我转告她,我不是有意为难,我只是想要见她一面,只要让我见她一面,把想说的话说完,不管她答不答应我的要求,我都不会再纠缠。”

    夏长悦站在台阶下方,娇小的身体,要努力的抬高脖子,才能跟站在台阶上的管家对视。

    久了,脖子都酸的麻木了,看着完全不肯通融的管家,两个人就这么僵持着。

    “夏小姐,我是见你有心,在这里一站就是一个下午,这会儿天都黑了,担心你一个女孩子的安全,你要是再不走,我可就不管你了!”

    管家说完,转身就进了门里。

    “她要是不见我,我是不会走的!”夏长悦看着即将关闭的小门,蓦地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回应她的,只有一道沉闷的关门声。

    夜幕降临。

    小洋楼的后门,靠近的是一片荒芜的空地,这里附近只有一条不起眼的小路,她也是找了好久才找过到的,根本没有路灯。

    原本很长时间没有修葺的白色围墙,爬满了青苔,就显得鬼气森森。

    如今天一黑,风从身边吹过,沙沙的声音,越发让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夏长悦咬着唇,站在夜色里,伸手抱着自己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天黑了实在害怕,就拿出手机,调了微光模式照明。

    手指点到短信,一下就弹开了易海音今天下午给她发的信息。

    上面只有一条简短的消息:【杨作已故,杨家仅剩一女杨木雅】

    严氏财团召开股东大会的事情,普通人未必会注意到,可同样处在上流社会的大家族,都在暗中关注。

    她刚向易海音打听杨家的地址,易海音就连她想要的信息,都告诉她了。

    看见手机上的短信,夏长悦子瞳紧了紧,咬住唇。

    杨总已经死了,杨家唯一的继承人居然秘不发丧,就这么简单的处理了自己父亲的葬礼,没有走漏一丝风声。

    这个杨木雅,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人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