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医院里。

    刚被推到病房的严盛,紧闭的双眼,蓦地睁开。

    清明的子瞳里,哪有半点刚从昏迷中醒过来的样子。

    他刚才只是见情势对他们太不利,要是再继续表决下去,恐怕等结果宣布的时候,他们想要做什么都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“这次是我大意了,居然没有料到,严宏竟然敢往我身边安插人手,病例泄露的事情,给他钻了空子,否则凭他的本事,怎么可能能拉拢到这么多股东的支持!”

    “大伯没事就好,财团里的事,我会处理,医疗团队方面,都已经准备好了,随时可以开始化疗。”严承池站在严盛的病床边,淡淡的启唇。

    冷峻的脸庞上,看不出他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“不!现在这种情况,你让我怎么能放心让你一个人去应付严宏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伯!”严承池的声音沉了下来,黑眸氤氲着复杂的光,“一个月的时间,我一定会找到杨作,想办法拿到委托书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懂,杨总他……”严盛长长的叹了一口气,才抬起头看向严承池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那么轻易就能联络上杨总,这么长时间,我会不让人去联络吗?再怎么说,杨总也是我父亲你爷爷的结拜兄弟,严家嫡系有难,他老人家怎么可能袖手旁观。”

    “大伯的意思是?”严承池眯了眯邪眸。

    “我让人拿着你爷爷的信物去过杨家,只不过杨家现在的掌权人根本不买账,只说了一句,杨总已经过世,没有留下任何有关严家的遗言,所以杨家谁都不会帮。”

    严盛刚毅的脸庞上,闪过一抹复杂的光。

    “我跟严宏斗了这么多年,谁也赢不了谁,倘若这次让他占了上风,必定不会放过你,那我就是死也不会瞑目!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严盛说着,情绪一激动,猛地咳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董事长,你现在的身体情况,可千万不能激动了,要保重自己,才能护着池少呀!”跟在严盛身边的人,都忙不迭的劝说。

    旋即,医生就赶了过来,将严盛推进了检查室。

    一片混乱中,金特助大步的走到严承池身边,“池少,有关杨作的消息,都查到了。”

    闻言,严承池眸光闪了闪,转身就朝着病房外走。

    出了医院,上了车。

    “资料上显示,杨作膝下无子,只有一个女儿,一年前就已经过世了,不过杨家秘不发丧,所以外界的人根本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金特助顿了顿,才继续开口。

    “杨家那百分之十的股份,在杨总过世之后,就转移到了他女儿的名下,集团内部知情的人,只有董事长一个,因此,连严宏都不知道杨总已经去世了,我们的人调查了杨总独生女的资料,除了知道她叫杨木雅,今年四十三岁之外,其余的,什么查不到。”

    “查不到是什么意思?”严承池眸光暗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杨木雅至今未婚,没有丈夫和子女,对争权夺势也不感兴趣,继承杨家的家业之后,就一直在外旅游……”

    金特助想起什么,抬起头,“属下听说,她一直在各地旅游,其实是在找一个人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