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对呀,股东大会上,可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没有委托书,就代表投票的事情,要是拿不出委托书,今天这场表决,赢的可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董事长!董事长你怎么了?”支持严宏的人,话还没有说完,刚才还好好坐在椅子上的严盛突然按着胸口,往旁边的助手身上一倒。

    助手扶住他,就惊呼起来。

    “快,通知救护车!”严承池第一个反应过来,上前扶起严盛,转身就着急着要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池少,股东大会的结果还没有宣布,董事长他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人命关天,我大伯身体不适,大家总不至于连让他去看病的时间都不给吧?”严承池冷冷的扫过开口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咬牙切齿,“股东大会,推迟一个月,等我大伯的身体恢复了,堂叔想要的股权委托书,我一定会送到你眼前。”

    眼见就要赢了的严宏等人,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严承池扶着严盛离开了。

    -

    “大消息!大消息!”宣传部里,一人匆匆的往里走,“股东大会提前结束了!”

    “提前结束是什么意思?结果是什么?”一听见有最新消息,大家都开始伸长了脖子八卦。

    “集团外面来了救护车,听说是董事长晕倒了,也不知道情况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董事长都晕倒了,看来战况很激烈呀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嘛,难不成咱们集团,真的要变天了吗……”

    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开始讨论起来。

    坐在座位上的夏长悦没有动,只是安静的听着,知道严盛是被严承池扶着出了集团的,心狠狠的一揪。

    嚯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,提步就往宣传部外跑。

    一口气跑到集团外面,正好看见救护车从集团前开走。

    从车窗看过去,依稀还能看见一个模糊的人影,就像严承池……

    渐渐消失在眼前。

    脑海里,一直浮现严盛在股东大会上晕倒的消息,她咬着唇,忍着跟去医院的冲动,转身就回了宣传部。

    部门里,大家对这次股东大会讨论的热情依旧高涨。

    “秘书部那边有消息传出来,听说这次投票表决,连一直没有没有出现的杨总都被提到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杨总?什么杨总?我怎么从来从来都没有听说过这个人?”有人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才在集团待了多久,当然不会知道这种低调的人物,我也是偶然整理集团发展史年报的时候,意外看到的,听说这个杨总在老董事长时代,可是个风云人物,只可惜老董事长过世之后,他这个结拜兄弟就跟着退隐了,不再过问财团里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那跟这次的股东大会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具体的我也不知道,只是听说这次投票,杨总手上的股份成了决定胜负的关键,可现在根本没有人能联系上杨总,董事长也是因为这个跟严宏理事起了争执,才会气得晕了过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夏长悦站在门口,静静的听着大家的议论声音,心里微微一动。

    趁着大家都不注意的时候,走回自己的办公桌上,从电脑里找出刚才有人提到的集团发展史年报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