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什、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既然支持严宏理事的股份是百分之四十七,那么敢问一句,现场没有表态的股东里,有人要弃权吗?”

    跟在严承池身边的金特助,见状,迅速的开口。

    会议厅里,一片静谧。

    “既然没有,那么百分之五十三跟百分之四十七比,哪个赢了,不是一目了然的事情吗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金特助说完,整个会议室里,陷入了一种诡异的静谧。

    支持严承池的人,眼见输定了,没想到还能有这样的逆转,一时都激动起来。

    “对!池少说的对,就是这个道理。”

    “新接任的董事长,就该是池少!”

    “胡说八道!在场的股东里,总持股总共才百分之九十,我占了四十七,严承池哪里来的百分之五十三的支持率!”严宏一听见大家的议论声,情绪激动的拍桌而起。

    锐利的目光,扫向严承池的方向,指着股东大会上,唯一空缺的一个位置,扬声道。

    “杨总常年不在财团里,他手上百分之十的股份,只能当做保留股份,怎么能当作是投给了你?照你这么说,如果今天后面接受投票的人是我,那是不是也可以将这百分之十当成是支持我的?”

    听见严宏提到“杨总”这个称呼,大家才猛地想起,股东大会上,一直缺席的这么一号大人物。

    提起这个杨总,在座严氏财团老一辈的股东,可一点都陌生。

    严氏财团创立之初,就一直是严家一家独大,可几十年前,严氏财团因为重大投资失误,又遇上金融危机的影响,差一点分崩离析。

    当时的严家家主,有个异姓的结拜兄弟,叫杨作。

    就是这个叫杨作的人,拿出了毕生的积蓄,帮助严家财团度过了危机。

    事后,严家家主用财团百分之十的股份,作为谢礼,给了杨作。

    也因此,杨作成了除严家自己人之外,唯一一个持股高达百分之十的外姓大股东!

    地位超然。

    可从老家主过世之后,杨作这个人,就再也没有出现在财团过。

    除了每年年底的分红会正常的打到他的账户,他已经超过十年,没有在股东大会上出现过了。

    稍微年轻一点的人,都未必知道他的存在。

    一直是财团里,最神秘的大股东。

    严宏不是没有想过要拉拢这个人,可他派人去杨家联络了,直接就被拒之门外。

    三次登门想要拜访,最后也只得到一句,“杨家谁都不会帮”的答复。

    就是因为这一句话,才让严宏笃定了,他手上百分之四十七的股份,就赢定了。

    “既然是保留股份,自然是当作严家的支持者来看待,严家现在的家主是我,我代表杨总,将这百分之十的股份的支持率投给了承池,有何不可?”

    严盛眸光一变,从善如流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大哥这话说得轻巧,代替杨总投票,你有股权的委托书吗?如果没有,拿什么服众?总不能凭着空口白话,就让我们听你的吧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