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“严宏理事,投票箱和选票都已经准备好了,随时可以开始。”门外的秘书,一见严宏的手势,立时上前回禀。

    “既然都到这个份上了,不让大家投票也说不过去,不如我来托个大,主持一下投票的事宜,也不用填选票这么麻烦,大家各自手上的股份,我们都是知道,现在无非就是在严宏理事和池少之间选一个,大家直接举手表决吧!”

    严宏话落,他身边的一个股东就站了起来,大声的说道。

    话落,很快得到了众人的附和。

    见状,他先是低头看了一眼严宏,得到暗示,才继续说道,“我第一个支持严宏理事,请在场的股东,如果想法跟我一样,麻烦举一下手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支持严宏理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。”

    “算我一个……”

    短短一分钟不到的时间,已经超过了半数的股东,给严宏投了票。

    局势一下就朝着严宏那边的倒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董事长先不用着急,支持严宏的人,持股量都不大,人多也没有用,不到百分之五十一,我们未必会输。”

    助手见严盛脸色不对劲,连忙安抚道。

    “已经输了!”严盛抓着椅子的手背,青筋泛起。

    整张脸,都透着颓然。

    别人不知道,他是财团的董事长,很清楚只要支持率超过百分四十六,严宏就算赢了,何况现在明面上支持他的人,已经达到了四十七。

    只怕今天过后,会更多……

    “董事长……”助手刚想说什么,就听见刚才主持投票的股东又慢悠悠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现在,请支持池少的人表一下态。”

    他的话落,大家的目光,终于投向了从会议开始,就一直没有说过话,仿佛什么都不放在心上的严承池。

    他一身黑色西装,尊贵桀骜,冷峻的面容上,面无表情,谁也窥视不到他内心的想法。

    安静坐在那里,即使没有开口说过话,可谁也无法忽略他的存在感。

    听见主持人的话,他嘴角勾了勾,薄唇微启,“陈叔是糊涂了吗?结果不是已经出来了,还需要大家表态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话一出,不止被他称作陈叔的股东一愣,在场的股东也都纷纷愣住了。

    不敢置信的看向严承池。

    这表决都没有结束,他就认输了?

    “池少,你既然这么说,那我看确实也不用表态了,大家都看见了,这可不是我们威逼,就连董事长的继承人也认可了这样的结果,那新董事长一职,由严宏理事来担任,名正言……”

    最后一个“顺”还没有说出口,会议厅里,蓦地传来一阵嗤笑声。

    霎时,所有人的目光,看向了声音的来源。

    看见嗤笑的人是严承池,又是一愣,全都不明白,这到底是什么情况。

    “池少,刚刚是你自己说不用表态了,现在又是什么意思?”主持投票的股东被严承池反复的态度弄得急了眼。

    这眼见结果就要尘埃落定,严承池还想凭借一己之力,扭转乾坤不成?

    “看来陈叔真的是糊涂了,连小学的算数都算不清楚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