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-
字体+

    董事长一职,代表了严氏财团的最高荣誉和实权。

    向来是由持股最高的严家家主担任,虽然说是投票,可大部分的股权落在严家自己人的手里,传内不传外。

    在场的人,都心里有数。

    要不是严盛这次被爆出来得了绝症,严宏恐怕也不敢轻易的要求他退位让贤。

    这董事长的位置一让出来,严家家主的位子,严盛自然也坐不久了。

    严盛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,肯定不会答应。

    可严宏手上有超过半数的股东联名要求召开股东大会,就是他这个董事长也拒绝不了。

    现在严宏完全占据了上风,如果他不答应重新投票,病例的事情就显得他心虚,消息越传越烈,到时候,局面不会比现在更好。

    可如果他答应重新票选董事长,看严宏这信誓旦旦的样子,恐怕结果早就在他的掌握之中。

    “如果董事长真的身体不适,那这个职位,不如早一点让出来,安心养病更合适,我们大可以在在座的严家子孙中,选出另一位有能力的人,来担任新董事长一职。”

    向来中立的一位大股东,也忍不住开口。

    “董事长不肯让位,怕是想要扶持自己的侄子接任自己的位置吧?虽说严氏财团姓严,向来也是由严家人担任董事长,可该是哪个严家人来担任,不是由一个人说了算的,严承池太年轻,才进入财团四年,让他担任集团的董事长,就不觉得太轻率了吗?”

    “对呀,这半路接回严家的人,也不知道心是不是向着咱们财团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看着董事长一职,严宏理事更合适,他也是严家人,持股份额又是严家除了家主之外最多的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支持严宏理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话不能这么说,你们难道忘了,这四年,是谁带着财团创造了巨大的利润?”

    “就是,现在是能者居之,又不是老者居之,我看池少最合适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会议厅里,议论声越来越大,还没有开始投票,两边的支持者,已经开始进行了口水仗。

    “都别吵了!”

    严盛蓦地开口,透着病态的脸上,因为愤怒气息不稳,脸色有些发红。

    他一拍桌子,强大的压迫感,让会议厅里的人都纷纷的安静下来,齐刷刷的抬头看向他的方向。

    “我严盛为财团做的还少吗?还是我担任董事长的时候,亏待了你们谁?让你们今天联手起来逼我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会议厅里,底下的股东面面相觑,都不敢说话。

    严宏见他只是一句话,将气氛压了下来,忙不迭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正因为大哥为财团辛苦了大半辈子,所以我们才更加担心你的身体,大家也不过是因为能选出一个有能力的人,来帮你分担辛苦,又怎么会是逼你呢?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!我们就是这个意思!”

    “是呀是呀,董事长,你千万不要误会……”

    一众股东找到理由,越发不依不饶的要求投票,严盛看着失控的局面,一下跌坐在椅子上,双手用力的抓紧扶手。